樂言︰莊荷禁足

余榮讓

澳門博彩收入曾有廿六個月同比下跌的紀錄,後來回升了十四個月,經濟發展升跌很自然,只要幅度不太大,已算處於正常情況。在檢討博彩業運作,以思考未來賭牌安排的同時,也應該重視有博彩從業員染上賭癖的問題,別等惡化才出手。這要立法方可有效地管制,否則力度不足,無從阻止博彩從業員成為問題賭徒,禍害自己及家人。不希望他們以觀摩同行為藉口,本身娛樂場已有充分培訓。售貨員尚可說去其他店號看人家如何促銷,難道廚師有機會隨便走進別家食肆學藝?往往有莊荷自認賭神,看穿路數,有時見賭客敗局,是技不如人而非關運氣,於是躍躍欲試,工餘去其他娛樂場小試牛刀,很易沉淪,當了病態賭徒,不能自拔,輸掉身家,欠下賭債,走上一條不歸路,有時還挺而走險進行不法勾當,終陷囹圄甚至喪命,葬送美好前程,遺下破碎家庭以淚洗面。

博監局為制訂相關法律作了諮詢,盼可遏制上述情況,這是繼數年前提高進入賭場年齡至廿一歲的進一步規範,社會普遍認同。莊荷作為博彩前線人員,肯定會受管制,至於其他如與投注有關的場面經理、保安及服務人員是否亦為對象,則有不同看法。在這方面也有一個問題,立法是旨在防止他們賭博,禁足應該只是手段,為何卻是目標?許多人對禁足表示贊同,因為一些博彩業人員工餘進入其他賭場,或許真的沒有下注,但可能帶客去賭,又會從事放債活動,也是累人累己的行為。況且,准許入場而禁止投注不易,禁足則較可行。在執行以至執法上,會牽涉查核身份的程序,與個人私隱相關,要解決人手或電子處理的技術問題,否則必定出現矛盾。倘發生失誤走漏,如何負責亦須定明,便於追究。對違反禁足令的從業員應怎麼處分,也需適度,過輕不達阻嚇作用,但是否要嚴至革職,應予改過機會。有提議容許上訴,其實不必,工餘進入其他娛樂場不會誤犯,絕不可解釋作錯踏。公務員除了春節有三天獲豁免,亦早已遵守禁足令,作為博彩從業員者,又怎會不懂得?相信其家人,更期待早日順利立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