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言︰非法填湖

余榮讓

黑沙村疑被非法填湖,根據衛星影象,2015年為湖泊的一段位置,於去年底變身陸地。運輸工務司羅立文司長初時被問及,他表示完全不知,沒收到消息,但會向有關部門瞭解。立法議員李靜儀指出,早前收到居民反映黑沙村被堆放建築機械及疑為化學品後,已致函當局,唯一直未獲回覆,至有傳媒報道,工務局才發新聞稿稱正在跟進。她質疑當局未盡責,在土地監察管理上存有漏洞。

工務局發出的新聞稿,確實顯得被動,文中指出,派人到黑沙村十六號前地懷疑違法工程地點,進一步搜集資料及取證,以及跟進相關水體被填平。局方人員於年初巡查時,已發現狀況有變,現場正進行無准照的平整工程,非法佔地面積有擴大跡象。局方因應而對相關違法工程發出暫停工程令及禁止施工令,以阻止非法佔用人繼續進行非法工程。然而,違法人沒理會反為加快工程,包括把黑沙村十六號前地相鄰水體填平。

這必須問責,從新聞稿看,當局顯然糊塗失職。既然發出禁止施工令,就要密切注意事態發展,才可達到上述「以阻止非法佔用人繼續進行非法工程」。看得緊的話,怎會予違法人沒理會的漏洞?至於對方加快工程,正是不把當局放在眼內。如果及時發現違法行為,馬上「拉人兼封艇」,便不會遭傳媒揭破。而且,可以抽絲剝繭查究,挽回聲譽。今次的失誤,當局有何面目見江東父老?

三萬平方呎的魚塘被填平,五萬平方呎的綠化帶被剷平,視當局如無物,談甚麼依法施政?亷政公署有必要調查,事件是否存在行政失當?也是否只屬於失職這麼簡單?工務局的新聞稿清晣指出,有關個案涉及非法佔用國有土地,這罪名實在不輕。那麼,發出了禁止施工令,卻對國有土地看守不力,又該當何罪?在這事件中,立法議員的質詢未獲及時回覆,於效率上表現太差,間接放了非法工程一馬。也可以看得出,傳媒的監督十分重要。當局雖然捱批,仍要感謝揭破事件。而官方與傳媒的合作,是強化施政的其一力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