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全澳青少年原創音樂比賽》策劃者余曦陶

記者/Isaac

 

步入炎炎夏日,本澳天氣漸趨高溫,與此同時,本澳多個原創音樂比賽也進行得如火如荼!其中,以青少年音樂人為主要招募對象的《全澳青少年原創音樂比賽》,今年已經迎接第九個年頭,在這九年間,不少年輕音樂人都透過這個比賽初試啼聲,嶄露頭角。今期我們訪問了《全澳青少年原創音樂比賽》的策劃者余曦陶(Herman)來跟大家分享他的音樂歷程,以及舉辦原創音樂比賽的經過。

Herman自中學時代就開始夾Band,那個年頭,澳門的音樂產業還未起步,只有很少業餘級的原創音樂,而且演出機會不多,互聯網還未普及。歌手和樂隊想要演出,只能在一些政府或社團活動中獻藝,分享原創作品的渠道則更少。幸運的是,他所就讀的粵華中學,給予學生許多發展興趣的空間,因此,他在中學時期就已經累積了不少上台演出及籌備活動的經驗。

其後Herman升讀澳門大學,因緣際會下,接手了音樂學會,並組織了一班同樣在澳大就讀的音樂愛好者,在校園內舉辦了多場音樂演出。漸漸地,音樂學會,與舞蹈學會及魔術學會,成為了校園內各種演出的常客,深受大學師生的歡迎。

此時,Herman發現原來澳大音樂學會在以往舉辦過一次小規模的原創音樂比賽,這又令他回想起以前寫了很多歌都沒有機會與人分享,於是萌生了舉辦音樂比賽的念頭,希望可以打造一個平台,讓年輕的音樂人展露才華。就因為這個念頭,他便開始寫活動計劃書、寄出多封贊助信,起初等了很久都無回音,以為全都落空。

突然有一天,Herman收到一個電話,原來是新濠想與Herman見面洽談贊助事宜,他頓時緊張不已,想不到這間大型博企會對大學生活動感興趣,於是便立即準備好所有資料,與新濠的負責人進行了多次簡報,其後還獲安排與新濠的執行副總裁兼人力資源╱企業社會責任總監高橋明子進行會面,他們表示這個比賽與新濠的企業理念接近,都是鼓勵人們追求夢想。而他們也對比賽提供了許多寶貴意見,感覺出他們很尊重音樂人。正因如此,促成了第一屆的《全澳青少年原創音樂比賽》。

直至在報名截止前一兩日,他們只收到幾份表格,籌備活動的成員們都心急如焚,心想第一屆舉辦,反應不熱烈也是有可能的事,感到失望與無奈。但在報名截止當日,在收件的學生中心出現人龍,原來參賽者都等到最後一天才交表,令成員們都放下心頭大石。

收件截止後,接下來就是初賽的安排,由於參賽者太踴躍,起初是不打算讓他們唱完整首歌曲的,但新濠方面卻認為,應該要尊重音樂人的創作,要讓他們唱完整首歌曲。初賽當日,高橋明子亦有到場觀看。參賽歌曲包含了各種音樂類型,他們也想不到本澳的大學生竟有如此廣闊的音樂風格,最終揀選了十多首歌進入決賽。決賽場地選址澳門文化中心,當晚座無虛席,自此文化中心成為往後每一屆的指定場地。因為第一屆的成功,新濠連續多年贊助這個比賽,讓比賽得以持續每年舉行。

在過往的優勝者當中,大部份音樂人現已全職投身音樂事業,而本澳的音樂產業也逐漸興旺起來,有人曾說過,是《全澳青少年原創音樂比賽》鼓勵了他們勇於追夢。當中闖出名堂的音樂人包括:青原、排長、子龍、H、石裂符、Sketch、M3(灰藍氣球),有人成為了全職藝人,也有人成為製作人或樂手,亦有不少投身音樂教育,還有人離開澳門遠赴外地發展。其中,有一位音樂人司徒輝,連續八年參加比賽,毅力驚人,歌曲作品也由藉藉無聞,變成稍有名氣,打造出個人風格,值得嘉許。

《全澳青少年原創音樂比賽》的年齡限制在12至28歲,定位為青少年音樂人創作路上的「第一階段」,參賽者絕大部份是第一次參加。Herman表示,主辦方手上的資源並不充裕,比賽不會以擴大規模為目標,而且他認為每個階段的比賽都要有人做,因為不一定每個新晉音樂人都有膽色與專業的創作人參與同一個賽事,壓大較大之餘,作品得到的關注度也會較小,其實各個比賽都有自身定位,百花齊放對澳門音樂圈而言是好事。

比賽踏入第九屆,Herman也藉此見證了澳門音樂的發展,由以前要寫表燒碟親身報名,到現在上網填表上傳作品。科技進步,製作音樂的方式也相對以往容易,一部電話都可以成為錄音工具,各種音樂器材及軟件的普及也令製作水準不斷提升,甚至有些作品已達到專業質素,隨時可以派台、出道。最重要的是,他發現澳門年輕人創作的音樂類型日漸多元,風格多樣,由此也反映了澳門音樂在未來的各種可能性。

評審方面,Herman每一屆都會邀請專業的音樂製作人來擔任評判,以音樂業界技術角度去分析作品,為參賽者提供專業意見。而為了將重心放在音樂創作本身,他們會要求評判以曲、詞、編作為主要的評分標準,而非以演繹及錄音質素為主。

除了比賽本身,持續的音樂推廣活動也是Herman所期望的,包括為參賽者舉辦本地匯演、外地巡迴演出,為作品出碟等等,將澳門音樂帶出去。他認為音樂是要分享的,外地人未必會購買澳門的CD,要讓人聽到澳門音樂,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接觸樂迷,在現場面對面演繹。現在CD可能少了人買,但現場演出仍然興旺,Live Music震撼人心的力量,任何科技也不能取代。

Herman回憶,在以前的年代,澳門是沒有全職音樂人的,年輕人也不會認為在澳門可以以音樂維生。但現在,商業演出的機會多了,各個行業對音樂製作的需求也多了,音樂產業漸漸成熟。他認為,澳門的音樂人視野要開闊,跳脫只做「澳門音樂」的思維,要做「好音樂」,出生於哪一個城市並不影響一個音樂人是否成功,最重要是講好故事,而這個故事是世界上大部份人都有共鳴。

從事音樂工作多年,Herman體悟出音樂、戲劇等藝術並不能單單以娛樂性和經濟效益去衡量價值。以國外的長者舞蹈團為例,推廣舞蹈給老人家,可以讓他們做多一種運動,健康改善了,人也精神了,有自信了。在醫院的走廊掛上色調柔和的油畫,可以有助病人抒緩病情,播放輕快的音樂更可減輕病人症狀。通過藝術,人們可以解決許多問題,為社區、為人們做更多的事。

 

CON_001

 

DSC04725-編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