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言︰怎幫苦主

余榮讓

海一居苦主陷入困境,關鍵是行政法務司陳海帆司長建議的解決草案,未能保障他們原本的權益。與此同時,一些具代表性的社團及多名議員也發言,催促發展商退款。連政府也罕有地向發展商致公開信,而不是直接發函,再出新聞稿。這情況令人覺得奇怪,究竟怎樣才算幫助?在這方面,最有發言權的始終是苦主。大家如真心施援,最好直接聆聽他們的聲音。

發展商對退款提出兩個方案,不獲接受。苦主透露,與發展商馬上開會,商談調整方案。由於有直接溝通渠道,苦主倘有不滿可自己向發展商表達,一些社團及多名議員的聲援幫助不大,發展商也未有在退款上耍花樣。相反,苦主不接受陳司長建議的解決草案,卻沒受到社會同樣程度的關心。對比之下,苦主對官方的反感遠遠大於發展商,才會發起遊行表態。澳門一向是和諧社會,要避免走向撕裂。然而,民間在幫助苦主時,實際卻只是批鬥發商展,甚至要求負起社會責任,連專家學長也來落井下石。傳媒收到的訊息很清楚,苦主希望收樓,現時尚未急於追討退款。當然,有好的退款計劃的話,他們不會拒收。

為保和諧,須特事特辦。苦主盼免競投計溢價金建原樓,如能成事,震撼降至最低。世事如棋,在澳人治澳下,中央雖觀棋不語,始終會有看法。你不可彈弓手,舉手不回真君子,是否要棄車保帥,就考你棋術了。現在尚未至於殘局,先來將軍抽車,下一招會否如俗語事急馬行田,特事特辦?話說回頭,豪宅變公屋,浪費好一幅黃金土地,絕非德政。附近一帶居民也會覺得討厭,拉低了他們樓宇的價值。原定的一百萬平方呎商場化為烏有,非博彩經濟元素增不了。新土地法沒有圓滿處理過渡期間的土地,是立法方面莫大污點,多名時任議員為此發表的言論,是強而有力的證據。時辰一到,不需歸責,收地,徒嘆奈何。各界要幫苦主,除了推動修法,就是特事特辦。澳葡時期龍的行動,正是特事特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