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言︰以義修法

余榮讓

自從馮文莊法官發表「落敗票聲明」後,各界對土地法條文頗有意見,尤其是認為所謂依法卻不合情理,存在很大矛盾。有幼稚說法指判案以二比一斷定,即是馮文莊的聲明中道理不及其餘兩者。須知勝或敗訴是出於一刀切,廿五年大限是斷頭台,而不講亦不負責任。大家先後看過許多言論,可見具法律權威的如華年達及歐安利等大律師發表的意見,均認為土地法條文確有問題。建築界也表達委屈所在,包括政府因規劃而叫停,並非發展商閒置。最苦的莫如海一居的小業主,境況堪憐,付了部分樓款,想政府及社會幫助上樓,卻被關注組說成替他們催促發展商退款。奇怪的是,澳門頗多商會,唯沒有公開關心多幅被收土地的發展商,道理何在?更妙的是,負責土地的司長沒有出來解釋海一居用地安排,而行政法務範疇的司長卻提出中轉房的草案。未來如果在原地興建任何建築物,應直接涉及工務、房屋、環保等局,而非行政及法務局。當然,有些工作會跨部門,但總要分莊閒。

近日前立法議員唐曉晴教授發表的文章,特別道出行政立法司法的正義與土地法漏洞補充方向,值得參考。文中對新土地法的闡述,十分專業,不必多言,已經到位。任何資歷膚淺及人生經驗不足的扭曲言論,均不及唐曉晴的說服力。他指出,看似簡單的一部特別行政法規,實質造成的是重大社會制度變遷,其成敗取決於多重因素的協調。其重中之重是一種高效制衡的行政文化究竟要多久才能形成;在形成之前,社會又該如何應對。他提到,已有大量評論察覺到,矛盾並不直接源自二十五年批租期本身,而是整個制度設計。他表示,積極的意見指向其中一項是,認為新法確有缺漏,從而試圖將時效制度類推於失效制度,或以其他法理論據失效制度可延期。

從非閒置土地被收及海一居三千多戶苦主的事例看,確有冤屈。針刺不到肉不知痛,有人講風涼話,是社會現象。事實上,土地法與澳門基本法的精神有所不符,未能保護私有財產是一大忌。有人提出修改,應該認真研究,把條文理順,為公義把關。除非當年立法是刻意為了對付投資者,否則應予舊地舊法處理。海一居事件未能解決,令社會分化,並挑起民間感到政府諸多不是,聲音越來越響亮,絕對不是好事。這把火不宜繼續燃燒下去,會令傳統社團亦失去支持,也就減低了正面的影響力。別低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