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言︰馮官續筆

余榮讓

澳門中級法院日前駁回兩宗關於南灣湖土地批給失效的上訢,上訴人為兩家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被上訴實體為運輸工務司司長。中級法院維持原判,助審法官馮文莊再次撰寫落敗票聲明,其專業闡述值得公眾參考,特別是因新土地法實施而蒙受損失者。他認為政府在處理收地批示中,沾有違反法律規定的瑕疵,尤其是政府要求待完成對南灣湖作新規劃後,才處理土地承批人的圖則及土地利用計劃,涉違反《行政程序法典》中的「善意原則」及計算中繼期間等規定。他因而提出應撤回土地批給失效的批示,並相信同類案件還會出現,各為個案,具有獨特之處,不能單純援引以往近似案例,法律的適用須因應各個案具體事實及情節,並結合適用法律與法律本身結構性原則,得出合理及公平的解決方案。

馮文莊羅列今次案件所發生的事實及流程,相關地段有許多特殊之處。承批人向土地工務運輸局遞交兩幅土地的建築計劃後,一直適時跟進及開展各項審批程序。然而,多份公函證實,由於局方指出,須待完成對南灣湖作新規劃,方能跟進及審議承批人提出的其他圖則,兩幅土地的利用審秕程序頓時陷入完全停止狀況。事實上,行政當局要求上訴人停止施工,亦即勒令停工,承批人不可違反,否則須承受嚴重後果,包括行政以至刑事責任。他提及何時開始計算廿五年的批給期,認為這不是數字年期,而是法律期間,如出租人不把出租物業交予承租人,因自己行為令對方不能行使權利,又不考慮過錯方責任,法理難容。他指出,應撤銷本上訴所針對的批示,而無需處理上訴人提出的其他問題。

馮文莊所說的年期應為法律期間,在一定程度有若以工作日計算,政府部門向來有這做法,在服務承諾方面正是一個事例,對建築工程也有晴天日的靈活處理。按照這說法,歐安利大律師曾建議的補時方式,完全恰當。補時,換句話說,就是有些因政府造成的延誤部分,不能計算在利用期。新土地法確實存在問題,是否需要修改,完全可以討論硏究,釐清相關歸責問題。倘若武斷反對修法,絕非科學施政,連基本的深入探討都不肯,可謂頑固,究竟甚麼態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