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言︰少年欺凌

余榮讓

八年多前,澳門學生欺凌新聞為內地傳媒所報道,被指相關事件不絶,可見事態嚴重。二零一零年十月,一名少女與女同學爭執,受虐待式報復,女同學召來數名青年男女,把少女帶到一間大廈梯間,施行掌摑、毆打、煙蒂灼大腿、拍祼照及潑汽水等虐待。少女告知教師,警方處理事件。事主及施虐者介乎十三至十四歲,在四間中學就讀,現在都已成年了,但在心靈留下的印記畢生難以磨滅。

最近又有兩間學校的學生涉及欺凌事件,不僅虐待,更勒索金錢。有人怪責學校的不作為,令欺凌情況惡化。據悉,有指受制度限制,一些教師只可教學,無權過問有關事件,否則便是越權。然而,負責的訓導單位卻延誤處理,欺凌繼續進行。社會普遍稱為校園欺凌,但這不公道,因為不一定發生於校園內,事件現場可能在任何易於聚眾的地方,而參與者則為學生,說是學生欺凌尤為貼切,更實際是兒童及少年欺凌。澳門有十五年免費教育,兒童及少年一般等於學生了。筆者起題為少年欺凌,是對學校的公道。把欺凌說成學生或校園,表面上加大了對學校的壓力,有關問題應由社會共同應對才是。一些父母只懂埋怨學校,平日沒做好家庭教育,出事時推卸責任。在公開場合,常見兒童有不正當的種種頑劣行為,而父母全不理會,正是沒家教。

筆者經分析劃為校園、學生及兒童少年欺凌,有助公眾探討對欺凌事件發生後的處理,以及做好防範工作。在處理方面,首先是校園,若發生於校園範圍,即使責任不一定在校方,但教師在知情後須向上級報告,即時要視乎事態決定是否報警處理,不得拖延。至於發生於校園外的欺凌事件,途人倘見有異樣,或在網上發現有懷疑的照片或影片,應該及時向警方提供消息,制止事件惡化下去。在防範方面,學校基本要設置適當的攝錄系統,是較易進行的措施。此外,要制定防範及處理流程與指引,教青局亦可有所規定,加強監管力道。至於學生及兒童少年欺凌,不僅學校要積極面對,整個社會也有責任參與防範。第一步要做好宣傳教育,使兒童少年學會在一定程度上保護自己,並知道如何求助,不希望平安鐘提早為他們服務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