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普選就能真正實現民主嗎?

晨鐘

八月廿五日,賀一誠先生高票當選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候任人。投票產生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是由具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組成。我們也注意到,最近,有團體大力在澳門推銷「普選」的概念,甚至搞出個不倫不類的「民間普選投票」鬧劇。有些市民也覺得,基本法規定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辦法,與西方國家現行民主政制有較大差距。筆者認為,西方的民主普選制度有其成功的一面,也有弊端,簡單地移植外國那套東西,失敗的例子還真不少。

香港回歸前,總督由倫敦的英皇委任,港人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葡治時代的澳門,總督由葡國總統委任,有時派個特使來澳門諮詢總督人選,澳門人已很開心。那年頭,大概沒有人會想到可以由澳門居民出任「澳督」,而且由澳門居民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來。香港回歸前,英國人「忽然民主」,結果把「直通車」拆毀。和香港相比,澳門回歸之路較爲順利,回歸後的社會治安與回歸前有天淵之別,經濟發展速度更是不可同日而語。但是,澳門人的公民素質又如何?實行「雙普選」的結果會怎樣?相信大多數澳門人都心知肚明。

長期以來,學術界不少人受西方民主思想的影響,認為只有實行普選制、議會制、三權分立、多黨制等資本主義社會那一套,才能真正地實現民主,其實這只是一種「權力歸於全民」的假象。任何民主都要建立在國家整體的良性發展上,如果過分強調個人民主,而影響社會整體發展,那麼這種民主只是一種災難。

我們都知道,國家和民眾是一對矛盾體,國家關心的是長遠利益,而普通民眾只關心自己的眼前利益。如果一人一票,迎合普通民眾的政治家就容易勝選。這樣很容易造成政治家的短視,造成國家整體發展方向上的失誤。如在歐洲,每一任政府為了贏得勝選,都不斷許諾老百姓的福利,而這一切都建立在國家的借貸之上,結果老百姓福利越來越高,而國家則越來越窮,直至破產。歐洲的金融危機就是由此造成的,國家都完了,空談民主有甚麼意義呢?在美國,政府決策上的重大失誤也很多,本世紀發動了多場戰爭,令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等國家生靈塗炭,死亡了大量平民百姓,美國人又得到甚麼呢?這都是目光短淺的政治家迎合公眾而被公眾選上的結果。在台灣,競選更像是一場表演秀,只要能夠贏得眼球,就容易勝選。社會發展需要的是管理學家,而不是表演明星,讓表演明星上台的結果大多是眾所周知的。

有人說,台灣雖然民主之後經濟停滯,但是政治清明,沒甚麼腐敗。台灣解除戒嚴之前能做到經濟快速發展,成爲「亞洲四小龍」之一,想來也腐敗不到哪裡去。把「專制時代」的蔣經國與「民主時代」一人一票選出來的陳水扁比較,幾乎所有的台灣人都會搖頭,得出令「民主派」不高興的結論。

蔡英文當局治台無能,每逢選舉就拿「大陸威脅」說事,撈取選票。事實證明,她的兩岸政策不僅在兩岸之間製造緊張,在台灣島內也是不得人心的。台灣人民並沒有搭上祖國大陸蓬勃發展的順風車,就是多了一張選票,滿足了廣大民眾當家作主的自尊心和虛榮心,滿足了部分人動不動就煽動民眾上街遊行甚至暴力示威的自由。這樣的民主,我們不要也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