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疾暴虐下美國公衛系統淪陷 — 危亂中領導力的反思

徐香香,2020年5月25日

 (作者:徐香香博士,樂報顧問、新加坡國立大學及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前教授、Board Academic Advisor of Academy of Multi-Skills, UK )

全球新冠病毒肺炎 (COVID-19) 不斷上升的確診人數讓人揪心。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最新統計,截至美東時間5月25日,全球累計確診病者達 5,435,789 例,累計死亡人數達345,442 例。同日,全球疫情最為嚴重的美國累計新冠病毒感染確診病者已達 1,680,764 例,死亡人數達 98,120 例。因過去幾周中確診病例增長迅速,巴西已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上的新冠病毒確診病者第二多的國家。這拉丁美洲最大的國家已經記錄了確診病者 365,213 例,死亡人數達22,746 例,僅次於美國;俄羅斯目前是確診新冠病毒病例第三多的國家, 據報告感染 353,427 例,死亡 3,633 起。

美國在短短三個月中,新冠病毒感染人數之廣,致死速度之快,實是史無前例。各級醫療機構在病床、設備及醫務人員各方面的準備都嚴重不足,應急服務頓成亂局。可是,比較世界各國,新冠疫災能導致美國公共衛生系統如此迅速地全面淪陷,受害及死亡人數如此巨大,許多“人為失誤”都應該進行全面性的檢討及反省。本文希望率先探討美國在這次應對疾情時所表現出領導力的欠缺性,及其影響深遠的社會負面後果;從而思考危亂中有效領導力的重要內容,及處理危機時應考慮的關鍵性要素。冀望此文能警惕各國政要,相關機構領導,乃至企業領袖們更多的關注在現今全球政經密切關連時,特發性跨國災禍的可能性。需要建立全域觀,重視培養領導們透視危局的前贍性,加強其當機立斷的勇氣和能力,並提高其靈動思維及共情能力,理性地採用能被接納和相對有效的解決方案。

新冠病疫簡介

新冠病毒 (COVID-19) 於2019年12月首先出現在中國武漢,但因缺乏有效檢測,疫情早期處理曾有延誤。武漢各醫院面對許許多多新冠確診及疑似病患者、病床、口罩、防護服及呼吸機都嚴重不足,醫護人員疲於奔命,不少都受感染,部份更犧牲了其寶貴的生命。12月31日,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抵達武漢,對相關病毒分型檢測、隔離治療,及進行終末消毒等工作。至2020年1月3日,發現不明病毒性肺炎確診患者 44 例,重症 11 例 。後因疫情迅速傳播至湖北省其他城鎮,中央政府便直接介入調控。當新冠肺炎以驚人的傳染力地爆發,恰逢趕上春運高潮。武漢地處交通樞紐大量的客流南來北往從這裡中轉全國四面八方,疫情肆虐人傳染人,武漢告急,全國告急,中央為了控制疫情蔓延果斷對武漢實施“封城”。1月23日中國政府宣告武漢封城。當天晚上8點,湖北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是 444 例,死亡 17 例;全國 571 例,死亡 17 例。雖時近歲末,各省市防護物資的捐贈也紛紛啟動 (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 of PR China) 。

2020年2月,為了應付武漢發生的新冠病毒疫情,中國國家衛健委及相關單位只費時十數天便在武漢建立了武漢火神山醫院、武漢雷神山醫院,以及 13 所方艙醫院。截至2020年2月15日,武漢開放了 9 個方艙醫院,用以隔離新冠疫情的病人,並引進全國選調前來有專業技術及經驗的醫護人員協助治理。中央政府重視發揮集體的力量救災,2003年非典和 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經歷讓中國政府及群眾們都領悟到應付大型災難時所需的心理素資和寶貴實踐。2020年 3月3日,湖北開始有序推進醫療分區分級管理,根據疫情防控實際逐步縮減新冠肺炎收治的定點醫院,分批逐步恢復正常醫療秩序。3月10日,武漢方艙醫院全部休艙 (Baidu.com)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資料顯示,時至 5月25日,中國的新冠病毒確診病者達82,985 例,死亡人數為 4,634 例。

2020年1月末至2月初,隨著新春出遊,亞洲各地包括香港、臺灣、日本、韓國、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等20多個鄰近地區均受新冠肺炎病毒傳播。因經歷過2003年非典病疫的教訓,亞洲各國嚴防緊守,疫情多控制在數百至數千名確診病例中。韓國,臺灣和香港通過 1) 針對性的測試,2)  疫情資訊通暢,和 3) 追蹤受感染者的社交聯繫,成功地限制了新冠疫情的蔓延失控 (Feuer,05/07/2020) 。到5月中旬,亞洲確診冠狀病毒病例最多的國家是土耳其、伊朗、印度、中國和沙烏地阿拉伯。死亡人數最高的國家是伊朗、中國、土耳其、印度和印度尼西亞,共有 20,000 多人因新冠病毒 (COVID-19) 死亡。然而,因檢測不足,部分國家的確診及死亡人數可能遠超於官方數字 (Wikipedia,05/24/2020) 。3 月底,隨著歐美各國疫情失控,不少東亞居民紛紛自海外就學或居留地回家,帶來當地疫情急升。其後中國,香港,新加坡和臺灣都禁止外國人入境,回返的國民抵達後必須居家隔離14 天。日本禁止來自歐洲大部分地區的遊客,並提出拒絕向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 49 個國家/地區的遊客入境等限制。韓國也實施嚴格的控制,要求入境的外國人抵達後必須在政府設施中隔離14天 (Rich,03/31/2020) 。人口超高且居住人口稠密的印度是一個特例。3月24日,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 (Narendra Modi) 宣佈在全國範圍內封鎖 21 天。印度這個擁有 13 億人口的國家,長期以來一直很難讓個人或社區遵守這些規則,但這次印度國民則以極大的熱情支持莫迪宣佈的封鎖。除了員警嚴格執行封鎖法令外,各地志願者都設置了路障,社區也設定自己的界限,希望能幫助這個脆弱的國家戰勝疫情。許多印度人支援封鎖法令,是因為他們擔心在一個醫療體系薄弱的印度生病,國家根本無法提供治療。當然,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 (Narendra Modi) 的受人民歡迎程度也可部分解釋這種順從的結果。4月19日印度報告了約 16,000例確診感染和 500 例死亡,比許多富裕國家的人均感染少得多。但是它的測試率也遠低於其他經濟成熟地區 (Gettleman and Raj,04/ 19/2020) 。

世衛組織官員於 3月11日宣佈新冠病毒肺炎 (COVID-19) 已成為全球大流行感染病,因為該病毒在亞洲、歐洲、中東以及美國部分地區己迅速傳播。世衛 3月13日表示,歐洲已成為該病毒的新震中,其新病例的發病率高於世界其他任何地方。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彙編的資料,義大利當時是中國以外感染病例最多的國家,至少有 15,113 例感染,其次是西班牙 (4,334 例) ,德國 (3,156 例) 和法國 (2,882 例) 。

歐洲其他國家/地區的新冠病例也見激增。瑞士當時是1,125例,其次是瑞典 (809) 、荷蘭 (804) 和丹麥 (788) 。德國 (該國人口超過 8200 萬) 總理安格拉.默克爾 (Angela Merkel) 在柏林的新聞發佈會甚至警告:“當病毒蔓延時,人們沒有免疫力,也沒有治療方法, 那麼將有 60%至 70%的居民可能受到感染” (Feuer,Higgins-Dunn and Lovelace Jr., 03/13/2020) 。 英國是新冠病毒襲擊的較晚者,但時至5月25日,英國病毒感染的人數已達 259,559 例,死亡人數 36,793例,是歐洲最高,全球第四位。英國在新冠病毒封鎖之前的三個月中,乘飛機進入英國的1,810 萬人中只有 273 人被正式隔離,其中包括在 3 月初從義大利和西班牙大量湧入的人群。英國政府在新冠病疫早期採用的“不檢測,不隔離,不封關”政策遭到各界嚴厲的抨擊 (Grierson, 05/05/2020) 。

隨著歐洲各重要城市淪陷於新冠疫情,全面限制國民生活的疫情防控措施開始實施,從學校和工作場所關閉到關閉非必要的商店和服務,人們日常生活受到限制。法國總統馬克龍宣佈抗疫進入“戰時狀態”;酒店和計程車將被徵用為醫務人員服務,所有擬議中的改革方案都將暫停,同時政府確保不允許任何企業倒閉,企業銀行貸款將得到擔保,為受防控措施影響的勞動者設立團結基金。其後市場持續下滑,歐洲股市收於七年來最低水平;各國政府努力平衡這全球流感二次爆發的風險和全面限制對經濟的損害。儘管歐洲大陸有 50,000 多人死亡,而且死亡人數繼續攀升,但當歐洲新病例數量在 4 月中趨於穩定時,奧地利和丹麥便急不及待在4月第2個星期便開始重啟一些學校和商店。馬克龍 (Emmanuel Macron) 決定從5月11日開始逐步取消限制;德國默克爾 (Angela Merkel) 與各州首長討論啟封計劃;而歐盟委員會 (European Commission) 則起草一項計劃,以協調歐盟各國行動。英國首相伯里斯.詹森 (Boris Johnson) 隨後也推出一個分5級新冠病毒 (Covid-19) 警示系統來重啟英國經濟 (Sills and Bloomberg, 04/14/2020) 。

新冠病毒在美國迅速蔓延

華盛頓州據報導是新冠病毒在美國首發地區:1月21日,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確認了美國第一例病例,該病例是一名 35 歲男子。他於1月15日從中國武漢返回美國,降落在西雅圖塔科馬國際機場,沒有任何症狀。他於1月19日向一家有肺炎症狀的急診診所報告,並於第二天被運送到埃弗里特的普羅維登斯地區醫療中心。經過兩周的治療,他於 2月3日從醫院獲釋,並在家隔離。2020年2月19日,位於西雅圖東區金縣郊區柯克蘭 (Kirkland) 的美國生命護理中心養老院 (Evergreen Health) 的一名居民被轉移到當地一家醫院,後來檢測出COVID-19 呈陽性。 2月24日,一名 54 歲的男子從同一養老院轉移到Harborview 醫療中心,並於2月26日在那兒死亡。也是在26日,另一名來自該中心的 80 多歲的婦女在其家中死亡。他們倆在驗屍測試中都發現COVID-19 呈陽性。兩人的死亡於 3月3日宣布。華盛頓州柯克蘭的美國生命護理中心據報導出現了美國首六例新冠死亡。延至 3月25日,郡中官方數據顯示,柯克蘭區地區 (Kirkland) 的 585 例檢測中有 170 確診病例及 42 例死亡  (Kirkland Reporter,03/25/2020) 。華盛頓州養老院出現群體感染,郤一直沒有受到政府相關部門的重視或監控治理,不久全國各養老院也相繼出現類似災難。

洛杉磯時報在 4月22日報導一名 57 歲的北加州婦女在 2月6日的死亡很可能才是美國首例與冠狀病毒相關的死亡,比較先前 2月26日在華盛頓州宣告的首例冠病死亡時間早了三周。加利福尼亞州聖塔克拉拉郡的驗屍官對 2月 6日和 17日在家中去世的兩名死者進行了屍檢,並將樣本送往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疾控中心證實檢測呈陽性。這兩人已知沒有前往中國或其他已受新冠病毒感染地方的旅行史。他們被認為是通過社區傳播感染了病毒。哈佛大學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賈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發現……有人在 2月6日死亡,他可能在 1 月初到 1 月中旬感染了這種病毒。

因從感染病毒導致死亡一般需要兩到三周的時間。這事件可能説明新冠病毒的社區傳播可能在 1 月中或更早時已在美國出現” (Moon, 04/23/2020) 。

在缺乏有效檢測及監控的情況下,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在 2 月24日宣佈,美國只有 53 例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病例。其中包括從鑽石公主號遊輪撤僑的 36 人,從中國撤僑的 3 人,以及 14 個美國社區傳播病例。疾情數據的如此低估誤報,相信會直接影響白宮乃至美國民眾對疫情的輕視。事實上,新冠疫情的社區傳播己在美國各州持續升溫,其傳播速度極快,感染人員極廣。至 3月12日全美 47 州和哥倫比亞特區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快速擴散,確診增至 1663 例、41 人死亡;在參考其他受感染國家的經驗後, 紐約市長白思豪在 3月12日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威斯康辛、田納西州和蒙大拿州相繼加入,共 27 州和華府進入公衛緊急狀態,紛紛宣告停課停業。3月 13日,特朗普被迫宣佈全美進入緊急狀態,開始“關閉模式”。從聯邦到州或郡,從各級政府到各級學校,國會大廈 (US Capitol) ,五角大廈  (Pentagon)  及參、眾兩院辦公樓,從博物館、百老匯劇院到國家動物園等許多機構,陸續宣佈暫停對外開放,並加強清潔防疫。除緊急服務 (Essential Services) 外,許多運動娛樂大型活動也紛紛取消。3月20日新冠病毒單日確診新增感染人數接近 5000 例,總感染人數達到 1.4 萬例。且美國 50 個州均發現了病例,而加州、華盛頓州和紐約州都出現了大規模的爆發。4月22日,全美疫情最嚴重的紐約州確診病例已達 258,361 例,死亡 18,821 例,次之為新澤西州,累計確診病例 89,900 例。此外,麻塞諸塞州、賓夕法尼亞州、加利福尼亞州、密歇根州、伊利諾州等地的確診病例數也超過 3 萬。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後,各州政府提升其負責地區疫情的監控及有關測試、確診、死亡資訊的宣告。特朗普也自 3月13日起,設立一個白宮疫情專案組,由副總統彭斯領隊,配以若干病毒學專家,協助特朗普硏討應付新冠疫情有關事項。特朗普亦啟動其每天直播的白宮疫情記者會。全國的疾情數據,則由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冠狀病毒資源中心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 統一收集及公告。

2020年美國災禍連連

自上任以來,特朗普一直以復興美國為任內最主要使命,許多政策都以《美國優先》為目標,希望能延續美國前總統列根的豐功偉績,把美國重建成為世界第一的軍事、外交及經濟強國;並調整美國人口日漸多元化的趨向,強調歐洲白種人後裔的傳統文化主流。除移民政策的主要更改,特朗普更重視軍事及外交的主動權,並要在經濟上創造奇蹟,因此要脫離前政府所簽訂的許多國際協議,利用強大的軍事力量及已建立的外交關係爭取美國的最大利益。執政後特朗普一直不遺餘力地打壓廉價進口及非法移民,並力推稅法改革,希望吸引美國企業回流本土生產,創造更多就業機會,重振中南部許多州府製造業的雄風。產業方面,特朗普堅持維護美國高新科技的全球領先地位,不斷以關稅打壓或制栽可能威脅美國核心的及高增值的產業,如德國的汽車出口及中國的 5G 科技全球化等。此外,強化軍事力量及確保能源的充足供應也被視為千秋萬載的偉業。因此,特朗普爭取到美國右派政要的支持,不但在財政上全力支持戰備武器、軍事設備及資訊系統的更新強化,還強硬推動這些設備的全球銷售。此外,特朗普還漠視全球環保人士的責怪,不顧原生土著的反對,強權徵用後者的祖屬土地,在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 、蒙大拿州、加利福尼亞州甚至阿拉斯加的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進行美國頁岩油的開採,再建油管在德州進行提煉,造就不少煉油新貴,而他們都是特朗普的政治同盟及重要贊助商。短短數年間美國便轉變成全球原油的最大出口國,直接影響傳統的石油出口大國如沙地及俄羅斯的經濟根基,種下後者伺機報復的決心。加上全球石油主要貿易都是以美元運算,特朗普自認已處於不敗之地。

在這次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中,特朗普同樣的自負和強硬作風卻為美國帶來前所未有的災難。2 月中之前,美國股市一度成為全球流資的避險天堂,但隨著新冠疾情蔓延,各國投資者都以“現金為王”撤資出逃,2月19日開始,在短短 2 周中,美國股市出現逆轉下降了 30%。 (4 月份美股雖逆流上漲,但主要是由美聯儲強力資助下的反彈,且多有利於科技實力股及若干醫療機構) 。禍不單行, 3月6日,沙地及俄羅斯油價談判破裂,雙方都拒絶降低石油生産,加上各國都實施封禁航運及工廠停產,原油需求頓減,世界石油儲備大增,石油價格一度趨零。部份美國頁岩油的的煉油商資不抵債,紛紛宣告破産,把特朗普弄得焦頭爛額。特朗普在短短數周內連續遇上股市崩盤、石油價格狂跌及惡疾暴虐等危機,確使這位剛從彈劾案中險勝的世界第一強國領袖有點驚惶失措。白宮所面對的各個難題都性質複雜、影響巨大,且都是在短時段內同時出現,而這些因素都很可能會把今年年末美國總統大選戰情逆反。

 ()  疾情資訊不能正確傳達和及時更新

嚴格來說,美國沒有一套組織健全的公共衛生系統。在“小政府,大市場”的傳統價值觀中,美國不想仿效歐洲許多福利主義國家因全民醫保造成國家財務負擔過重,導致醫療服務資量欠佳,效率低下。代替的是一套市場導向,盈利為主的私營醫院、診所、化驗室和藥房;地區式醫院或診所主要是為某郡或某市中的常住居民提供一般性或專科式門診及住院式的醫療服務,費用主要由個人或保險公司承擔 (因保金昂貴,故醫療保險是雇主為員工提供的一份重要福利) ,政府也會為老年人 (超過 65 歲的公民) 及部份貧窮線下的公民提供免費或廉價的醫保。此外,許多大學的醫學院都有附屬醫院,研究與治療並重。美國另有不少由政府、企業或基金會贊助的特別醫學研究室或實驗室。它們都各自為政,只對資助人及管理者負責任。

美國負責統籌及監督全國醫療衛生服務的主要領導部門包括白宮委任的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部長阿紮爾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 HHS, Secretary Alex Azar) ,聯邦政府管轄下的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s Administration FDA)  (負責審核及註冊本國生產及入口至美國全部食品飲料、醫療器械、藥品、化妝品等產品)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re of Disease Control CDC) ,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  (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FEMA) 和聯邦政府資助下的各個研究中心及專家團隊。他們負責相關事務的專業把關,為白宮提出專業意見及行動建議,並負責執行相關政令,同時接受國會委任專案組的監視及審問。可惜的是在 2020年的 1 月及 2 月,當新冠疫情已開始在美國本土出現並在全球迅速蔓延時,白宮各政要及統籌全國醫療衛生服務各部門的相關負責人,都對新冠病毒疫情表現出不同程度的漠視及疏鬆。

特朗普一直把新冠病毒疫情視作遙遠東方的病情,因新冠病毒在中國的迅速蔓延故率先在 2月4日封鎖來自中國的航班。但由於大選考慮,白宮便故意淡化新冠病毒可能在美國傳播的危機,沒有及時宣告疾情最新資訊,或指示相關部門從事跟蹤調查或進行防禦準備。當然,這也反映特朗普的短視及偏見,他認為美國可憑自身的力量全球獨大。在 2018年 5 月,特朗普無故撤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全球健康關注組的負責人 Rear Adm.Timothy Ziemer。 Ziemer 是全球病疫專家,曾任職 USAID 的高級助理幹事。其後福奇博士,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 (Dr.Anthony Fauci, Director of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 傳染病專家,曾服務美國六任總統,在 3月4日眾議會聽証會中曾承認,若全球健康關注組的Ziemer 仍然留任,美國面對新冠疫情便不致如今般失控 (NBC News, 03/04/2020) 。 其後,白宮便拒絶讓福奇再次出席在民主黨佔多數的眾議會聽証會。4月22日,疫苗專家里克.布萊特 (Rick Bright) 告訴《紐約時報》稱他因反對購進或增加投資特朗普非常吹捧的治療瘧疾“奎寧”

 (hydroxychloroquine HCQ) 而被無理免職。瑞克.布萊特 (Rick Bright) 曾擔任美國衛生部生物醫學高級研究與發展局 (the 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 BARDA) 的副助理秘書,負責尋找冠狀病毒疫苗 (Smith, 04/22/2020)  。

醫衛監管部門的失職和白宮高層對新冠疾情的漠視,很可能是美國對疾情的早期感染及其後監控方面反應遲頓的主要原因。華爾街日報 4 月 22 日報導,特朗普委任的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部長阿紮爾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Secretary Alex Azar 在 1 月 29 日 (即美國出現首例新冠確診 10天後) 向白宮滙報疾情。會中,阿紮爾未經實查便誇口稱新冠疫情已受監視。他保證其下屬的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會儘速研發並在數星期內便能提供 100 萬份新冠病疫檢測盒。隨後CDC 送出的檢測盒在國家公衛實驗室被發現失效而需要召回時,阿紮爾不但沒有為其協調及監管的失誤致歉,反把責任歸究於 CDC 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 Dr. Robert Redfield, 這與特朗普屢次把疫情責任推卸他人的態度如出一轍。CDC 壟斷生産失效的檢測盒事件直接把美國對新冠病毒檢測拖延接近一個月的時間。到了 2月29日,全國檢測不足 4000 人次,聯邦政府才允許各私營醫院與獨立的實驗室進行新冠檢測。3 月初,有關疾情數據只是各州零碎的報導,傳媒關注重點仍在華盛頓州老人院集體死亡事件及郵輪受感染被迫岸外停泊等,普通民眾都感覺事不關己,才導致三月春假時許多美國學生及年輕人紛紛前往歐洲如法國、義大利等地渡假或遊學。3月12日,特朗普總統才宣告取消 (接下來的 30 天) 從 26 個歐洲國家到美國的旅行;3月14日,特朗普將旅行禁令擴大至英國和愛爾蘭。5月1日,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查特 (Anne Schuchat) 終對美聯社表示:美國政府對歐洲日益嚴重的冠狀病毒蔓延反應遲鈍,缺乏測試和歐洲旅行警報的延遲直接導致新冠疾情COVID-19 在美國的飛速傳播 (Vincent, 05/02/2020)  。

相比之下,南韓政府的高效抗疾 (對該國拉平曲線的能力) ,特別是疾情資訊的正確傳逹和及時更新,實可為美國及其他受感染國家提供一些寶貴經驗。有別於中國的嚴格封鎖,南韓能夠將新冠感染的數量從 3月3日的 851例降至 4月17日的 22 例,並且新冠疫情的死亡率保持在 1.8%,有兩項措施至關重要:1) 瞭解病發源頭及對感染病患者進行廣泛測試和 2) 建立有效跟蹤受新冠感染病患者的國家資訊系統。一位居美的南韓教授分享其國家的成功體驗  (Ahn, 4/21/2020 ) ︰ 1)  在新冠感染初期,韓國政府便為醫護人員提供適當的個人防護設備,以避免醫務人員感染。它還為醫護人員創建了分隔式的測試和治療場所。一旦確保了安全的測試和治療設施,政府便開始大規模測試新冠感染患者 (共超過 440,000 人次) ,基本上覆蓋了所有有症狀的人。測試陽性的人被隔離在新冠病毒特殊單位中並接受治療。政府要求感染災情最嚴重的大邱市新天地教堂移交其上千名信徒全部名單。經衛生部確定名單後,所有新天地教堂的信徒都被要求自我隔離。幾天之內,大邱市數千人接受了這種病毒的測試。病情最嚴重的人被送往醫院,病情較輕的人被送往改建的公司/機構隔離的病房。廣泛的測試是確定該國實際感染狀況(疫情發生的地區和受感染的人群) 的關鍵步驟。這些資料便成為識別該國任何感染熱點以及追蹤和識別與那些感染者接觸人群的墊腳石。2)  韓國有效地追蹤及控制新冠確診感染者可能或已經接觸過的群眾。它被稱為新冠疫情 (COVID-19) 智慧管理系統 (SMS) 。韓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KCDC) 負責執行聯繫跟蹤系統,該系統利用來自國家警察局、信貸金融協會、三個智慧手機公司和 22 個信用卡公司等 28 個組織的資料來跟蹤新冠確診感染者的個人活動。該系統只需 10 分鐘來分析確診者在受感染期間個人的活動與可能接觸過的群眾。對於與受感染者可能接觸的人,KCDC  會通知受感染公民住所附近的當地公共衛生中心,然後由地區衛生中心把疫情通知發送給當地群  眾。如果後者測試呈陽性,則將他們安置在新冠疫情特殊設施中住院。那些沒有症狀的人要保持自我隔離 14 天。

在韓國恢復正軌的時候,美國陷入了災難。在 3 月初,美國和韓國死於冠狀病毒的死亡人數相若。4 月中旬,韓國因 COVID-19 損失了 85 個人,而美國損失了 62,000 人,平均每隔一小時有 85 人死亡 (Thompson,05/06/2020)。

廣泛的測試、追蹤確診感染者、有效隔離等措施已是世界公認最有效及科學性的控制新冠疾情蔓延的良方。此外,由衛生官員主導的疾情監控,在中國、南韓、臺灣,香港等地普遍採用且得到良好效果。歐州部份受感染國家如德法等地都紛紛效法。但在美國,別有用心的政客不尊重科學、不重視專業,強硬的壟斷疫情話語權。特朗普統領的白宮,不顧民眾生死,反而利用其位權、財權及話語權來隱瞞事實,誤導群眾,掩藏失誤,只望年終大選得勝,能維持本人的權勢及盟友的利益。

 ()  缺乏應付疾情上下一心的統一目標及治理方向   

有別於於許多政治成熟的國家, 在美國憲法中,員警權力 (包括居家禁令) 是各州府為了促進改善居民的健康、安全、教化 (教育、感化等領域) 和整體福利而在其領土內用以規範行為和執行秩序的憲法權力。聯邦政府則負責國際層面的軍事,外交,貿易等事務決定,全面統籌規劃國內民生的發展 (如金融經濟、產業開發、就業狀況);並通過國會立法訂立法律規範及提供財務資助;協調資源供求及促進法律的執行。監督法律的合理有效執行則屬聯邦及地方法院的範疇。因此,在應對這次新冠疫情,行動主權在各州政府,而聯邦政府的主要責任在統一目標對策,協調緊急資源的獲取及合理分配和保障國家安全。遺憾的是,特朗普帶領下的白宮缺乏針對冠狀病毒的統一國家戰略,導致了當前的防疫面對許多問題如缺乏檢測及防護物資,並甚可能會阻礙未來疫苗的分發工作。

事實顯示,美國聯邦政府不但對疫情認識不足、反應過慢,特朗普甚至把疫情的處理政治化。自始至終,因在大選之年,特朗普最重視的是本人、政治盟友 (競選贊助人) 及所屬共和黨的利益。其核心關注的課題是美國的經濟資料 (例如股市瘋狂式暴起暴跌,油價狂跌狀況,及失控的失業率) 和任何影響選舉戰情的關鍵要素。宣傳方面,他希望突出自己如戰時軍事領袖的英勇形象,高調促使國會快速通過為平衡經濟的巨額紓困救助金,同時堅持在發送至個人的紓困支票和跟進信件中印上“來自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字樣,其好大喜功的作風一覽無遺。同時,特朗普還屢次公開批評及平擾美聯儲 (Federal Reserve) 的利率政策。總統更發言以“有權調職”來威嚇聯儲主席鮑威爾降低利率以刺激經濟,這直接導致美聯儲在短短兩周內連續降息至零點,且不顧國家債務高築或通脹危機大量印鈔以應付病疾封禁帶來的經濟停頓。隨後大量資金流往政府及公司債券市場,導致 4 月份美國股市的異常逆反,創 23年單月升幅最高紀錄。

可惜的是,特朗普在應付疫情的表現,遠不及其在經濟政策上的積極。或因認識不足,或因習慣性不尊重科學,特朗普未能廣思集益,參考其他國家已從實踐中獲得的寶貴經驗,也沒有積極地與各州府或地方政府溝通瞭解疾情實況,無意也無從擬定應付疾情的全國統一目標或如何有效治理特殊緊急情況 (如郵輪感染,安老院群染猝死現象) ,失去控制疫情的許多機會。在全國封鎖期間,特朗普把每天直播的疫情記者會視為選舉造勢會。盼望記者會能大幅度替他增加免費的全民曝光,為競選打造群眾基礎。華盛頓郵報 (Bump and Parker, 04/26/2020)  對白宮自 3月16日起舉行的 35 場疫情記者會進行筆錄內容分析,結果顯示特朗普發言共超過 28 小時 (佔 35 場記者會發言時間的 60%) 。期間,他花了差不多一半持間 (13 小時) 為競選發言,宣揚個人及其團隊的貢獻,抨擊政敵與傳媒的挑戰,而向冠狀病毒受害者的慰向則不足 5 分鐘。在每次歷時 45 分至 1 小時 50 分記者會中,總統淡化疾情,誇大白宮應付疫情的努力,傳達虛假資訊 (如總統許可權,防護物資的救助行動) ,還信口開河地介紹一些誤導性的醫治建議 (如大力推廣一種未經臨床實證的抗瘧藥”奎寧”,又表示“注射消毒劑入人體”或可能是一種新冠病毒治療的建議) 。這樣的無知和不負責任發言己引至美國及全球許多有識者的嘲弄。目前全美已有數十萬人聯署要求傳媒停止直播特朗普充滿謊言的疫情記者會會,在推特上,也有網民發起類似的活動,紛紛在推文中加上「停止直播特朗普」的標籤。相比之下,共情及溝通能力超常的紐約州長科莫及其相對簡短的疾情日告更受全國關注及讚揚。後者不但能清晰、準確地更新重災區紐約州的疾情,其治理方向及救災行動,明確表達所需協助,更適時地表揚奮戰一線的醫護及救傷人員的努力,及感謝各地為紐約州捐贈的醫療器材,防護物品和義務工作等言論,充分地肯定人類善良本性與慷慨溫情的義舉。

 ()  疾情權責及資源配置不合理, 美聯邦不願協調,各州政府抗疫乏力 

美國行政上的權責及資源配置不合理,在這次新冠疫情中顯現突出。美國的財政預算,包括為救助平衡經濟的2.2 萬億美元的紓困救助金 (CARE ) ,都需要國會 (眾議會及參議會) 投票通過。白宮及聯邦政府各部門需按相關議案各規定執行,如意見分岐,則由各級法院調查後依法判處。三權分立可保權力平衡是民主國家的重要優勢。誠然,真正的公平公正,需要立法,行政及司法三方面的自律守法及尊重政制,可惜的是,在這次新冠疫情危亂中,因遵守隔離規定,國會長期休會,各級司法單位也暫停辦公,讓行政部門一角獨大而缺乏監督。

在危亂時期,當權者 “公正”及 “負責任”的領導尤見重要。因為“公正”,帶領者會盡量避免偏私,資訊中立公開,資源配置合理,減低混亂與不公,比較容易被群眾接納及信任。因為“負責任”,凡事必全力以赴,喜歡任用有承擔,有能力的幹才,更會注意行動方向是否正確,程式是否合理,和受眾對最終成果的滿意度。德國在抗擊新冠疫情中動用了巨大的公共資源投入,德國總理默克爾不遺餘力的協調聯邦制的各州府,有效地建立全國抗疫統一目標和戰略,並與群眾溝通公開疾情發展狀況及如何尋求政府援助,其公正合理的施政得到德國民眾大力支持。一個可信賴政府確能造就群眾廣泛遵守社會隔離準則,直接影響德國對疫情的有效控制,創造超低的新冠疫情的致死率。

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疫情數據,截至 4月2日,德國實驗室確診的感染超過 100,000 例,比較歐洲其他受感染的國家如義大利、法國和西班牙更多。但是,與許多國家相比,德國疫情死亡率相對低下為 1.6%,義大利為12%,西班牙、法國和英國為 10%,中國為 4%,美國為 3%。即使是韓國,曲線平坦化的模型,死亡率也達1.8%。在德國,許多早期患者是在奧地利和義大利的滑雪勝地中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們的平均年齡相對較低為49 歲,遠低於歐洲其他國家中確診者的平均年齡如法國為 62.5 歲,義大利為62 歲。此外,流行病學家和病毒學家都認為還有其他重要的醫學因素使德國的死亡人數保持在相對較低的水準:德國早期廣泛性的測試及大量的重症監護病床的供應。1 月中旬,在大多數德國人對新冠病毒沒有多大認識之前,柏林的Charité 醫院已經開發出一種新冠測試方法並將其發佈在網上。當德國在 2 月記錄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時,該國各地的實驗室已經建立了一套測試套件。到疾情高峰時期,德國每週可進行約 350,000 次不需付費的冠狀病毒測試,遠遠超過其他歐洲國家。早期和廣泛的測試使當局能夠通過隔離已知的傳染病病例來減緩新冠病毒的蔓延。這也有助及時地進行挽救生命的治療。醫務人員都定期進行測試,這些人員特別容易感染和傳播病毒。為了簡化程式,一些醫院已經開始使用 10 名員工的藥簽進行基礎測試,只有在獲得陽性結果的情況下才進行個別測試。4 月底,衛生當局還計畫開展大規模抗體研究,每週在德國各地隨機抽取 100,000  人樣本進行測試,以評估免疫力在哪裡建立。

反觀美國,特朗普一直拒絶承擔公衛失誤或白宮疫情處理失當的指責,也沒有及時指示聯邦政府管轄下的各衛生醫療部門開啟防治措施。3 月中旬,當美國與各州府都進入緊急狀態時,才發現“國家戰略儲備”  (The 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 的個人防護物資PPE (口罩,防護服,消毒手套,呼吸機等) 嚴重短缺,且大部份庫存的緊急防護物資都已過期或損壞而不能有效採用時,全國各州政府及醫療機構便開始進入惡性競購緊急物資的時刻。疫情蔓延迅速,聯邦政府卻一直沒有一套針對新冠病疫的國家策略。也沒有人全權負責評估當前緊急物資的生產能力,監督國家的生產戰略,與各州和醫院進行協調並確保分配。更甚的是,在理解到他不能擔當具有“絕對權力” 如戰時軍隊總司令後,特朗普便也拒絶擔任全國各州的“後勤總補給”或“訂貨員”,即聯邦政府不會代表各州郡進行全球搜購或協調分配防護物資,但會補充庫存。

特朗普一方面發個人推特認為個別州政府 (特別針對民主黨背境的紐約州長科莫) 太貪婪,防護物資的需求誇大,甚至懷疑部分醫務人員可能盜竊此類緊急物品;一方面明確公宣“國家戰略儲備” 快要耗盡,州政府和其他醫院應各自負責從市場上搶購個人防護裝備。一時間美國各州郡及醫藥機構都各自為政、各出其謀、各憑自我關係從亞州各國 (主要是從中國的醫護資源供應商) 引進緊急物資。因與全球受疫情影響的國家一起競購,結果促使緊急救護物資價格急升,且質量不獲保證。事實上,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  (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FEMA) 的一個重要任務是協助聯邦政府在“國家戰略儲備”上負責採購及分發緊急物資。在補充庫存的防護物資時,不少前白宮政要或幕僚都建議總統委任一名經驗豐富的將領統一指揮,領導FEMA 有效完成此項艱巨的任務。結果特朗普力排眾議,把這項動用公費涉款巨大的掙購指揮權交到總統自家的女婿庫什納 Kushner 手中。 (Gittleson, 04/03/2020)

要在最短時段把數量龐大的個人防護物資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PPE) 自中國購買,再運輸回美,白宮決定推行一項由聯邦政府與私營企業合作名為“空中橋樑” (Project Airbridge) 的救援計劃。華盛頓郵報 (Brittain, Stanley-Becker and Miroff,05/08/2020) 通過調查公開記錄及訪問 49 位任職聯邦、州郡政府相關宮員及醫務負責人,詳細地瞭解再描敘這個“空中橋樑”項目的起源、目標、執行及後果。這是一個被白宮巨大宣傳的援助項目,歷時六週,花費納稅人 9100 萬美元及 122 次中美長途來回飛行。調查結果是︰此項目最終效果不明確,且執行過程中資訊隱秘–不但中方供應商來源不明、價格不清,美方承辦方的選擇及合作條件不透明,貨品曾否經過美國合法驗測註冊,其最後如何分配到疾情重災區等課題全部成為機密資訊。白宮對此項目屢次在疾情記者會中宣揚,貢獻嚴重誇大。項目還涉及公費資助私營企業獲利,一些民主黨國會議員正在請求對此項目進行徹底調查。此外,白宮也引用朝鮮戰爭時期的國防生產法  (Korean war-era Defense Production Act) 相關條例要求 3M (N95 口罩主要生產商) 優先處理FEMA 的供應要求,也禁止 3M 出口它為加拿大及拉丁美洲各國醫護人員生產的N95 口罩。

“空中橋樑” (Project Airbridge) 救援計劃的原創人是MIT 助理教授Dr. Valerie Karplus,她專長於與科學及科技有關的政策建議,同時也是白宮疫情專案組一位成員。三月中,綜合各方資料,她已確信美國新冠疫情的蔓延速度需要空運大量的防護物資來解決問題。3月22日,她和其他MIT 同事向專案組提交一份建議書,題為 《空運醫療補給以保護美國免受新冠疫情COVID19 的侵害》,詳列美國新冠疫情可能發展的若干情景,所需的醫療補給,再按重量及容量計算出所需航次。次天,同樣的建設也被呈送至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 (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FEMA) 的相關負責人Polowczyk;後者負責處理因疫情帶來全球供應鍵中斷等問題。建議書沒提及需要和私管企業合作,且MIT 團隊非常樂意協助聯邦政府決定這些醫療補給應該優先運送至美國那些災情嚴重的州與郡。Karplus 及 Polowczyk 均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不久,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Kushner 也自MIT 團隊收到同樣的建議書。數天後,白宮的 “空中橋樑” 項目便開始啟動,而庫什納則成為這個項目的總負責人。六間規模較小且經營記錄欠佳的私營醫療用品分銷商被選為 “空中橋樑” 項目的合作夥伴。他們負責在中國採購,再接受FEMA 的津貼 (每航班的津貼為 75 萬至 80 萬美元) 把採購到的醫療補給採用商業航班飛抵美國,再通過他們自身的銷售網路以市埸價格轉賣給有需要的地區或醫院。因接受政府津貼,這些私營分銷商答應 50%的醫療補給將送往災情最嚴重的州郡出售。華盛頓郵報比較FEMA 的航運資料與白宮在記者會上透露的數據,發覺大部分 (超過 90%) 已採購的醫療補給只是一般民用的手套、口罩、水隔離服,而醫護人口所需 N95 口罩只佔貨運總量的 0.9%,

然而彭斯還在記者會中把“空中橋樑”項目有助增加 N95 的每天供應量從 220 萬件誇大成 2200 萬件。至於這“空中橋樑”項目能否對重災區紓緩防護物資的供應,華盛頓郵報還追訪了相關的政府官員及醫務負責人 (包括疫情最嚴重的 10 州府和 10 郡府) 。結果只有 5 個州府,包括康涅狄格州、伊利諾州、馬里蘭州、密歇根州和新澤西州確認曾從指定分銷商購進醫療補給供應,然而他們被要求不能透露細節。沒有一個郡府官員相信他們曾從上述供應商得到了什麼防護物資。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的 Polowczyk 最後總結説:“空中橋樑”項目的最大效益是速度,可以快速向受疫情影響的地區提供所需的醫療用品,儘管他不確定此類分銷商是否為一般醫院和養老院經常採用的供應商。

同樣地,庫什納Kushner 也被委任指揮FEMA 相關官員從美國本地生産商採購需求緊急的呼吸機。國防生產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  也應用在這項價值超過十億的醫療器材採購。經討價還價終由兩組美國公司投得:1) 從 4月20日開始,福特汽車和 GE 醫療集團將在密歇根州生產 50,000 台呼吸機,其中 500 名聯合的汽車工人工會成員。這公司小組預計到 4 月底將生產1500 台呼吸機。到 5 月底為 12000,到 7月4日完成為數 50,000 台呼吸機(Wayland,03/30/2020)  2)  通用汽車將與 Ventec Life Systems 合作,到 8 月底交付 30,000 台呼吸機,其中 6100 台將在 6月1日交付。 (Manskar, New York Post, April 8, 2020)  雖是遲來的努力,呼吸機本土生產終於落實,也能讓醫務人員稍作安心。但是庫什納在 4月2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曾嚴厲宣佈:“聯邦儲備的概念是應該被當作我們的儲備,而不應該是州府的儲備供他們使用的”,讓人懷疑生産完畢的呼吸機能否有效並合理地分發至全國需求迫切的各州政府及相關醫療機構。 (Gittleson,   04/03/2020)

特朗普沒有履行民選總統的公共職責,拒絶承擔在危亂中作為全國首長最應負起的統籌責任。且在國家緊急狀態期間濫用了其職權,以家族企業掌門人的心態統領白宮。他忘記一國總統必需具備的公心,漠視聯邦政府已建立的部門分工,旁置由國會審核通過委任的各部部長,用人唯親唯忠,要求的是 “不能挑戰的絶對機威”。應付疾情時,他重視宣傳效果,但不顧程式是否合法合理。也許,與自身及家族的利益相比,群眾的健康及生死,也從來不是他覺得需要關注的課題。

 ()  壟斷資源以惠權貴同盟

3月27日,美國國會通過《冠狀病毒援助,救濟和保護經濟安全法》  (The Coronavirus Aid, Relief and Economic Security Act CARES ACT) ,預算達 2.2 萬億美元的危急支援金。這項支援金,主要為美國公民、企業、各州及相關的醫療機構紓困。可是,除了為個人/家庭和各個州提供的定額輔助外,美媒經常報告說,白宮對保護經濟安全法CARES   ACT 有關企業的援助金監管不力,聯邦政府涉嫌偏坦規模較大企業並為其高管人員提供利益。此外,聯邦政府用公費採購防護物資的程式隱秘且分配也不公平。 紐約時報報告 (Silver-Greenberg, Enrich, Drucker and Cowley, 04/26/2020) 已獲國會通過的保護經濟安全法CARES ACT 中包括一項為新冠疫情受困而設小企業 (少於 500 名員工,不能在市場資金或向銀行借款之類) 的《小企業貸款計畫》Small Business Aid Program,預算為 3,490 億美元。有關政府部門卻把部分款項用作商業貸款審批給經營欠善的大型企業,協助後者利用百萬計的貸款來解決司法調查,或向其首席執行官支付豐厚的酬勞,或收購競爭對手的公司。部分受到資助的大型企業在媒體爆光後選擇“自動”歸還貸款,其他則保持沉默。這項《小企業貸款計畫》的運營充滿了爭議與失誤,不少大型公司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援助,但是無數的小企業卻被拒之門外。且貸款資金自成立日起幾天後就花費盡了,最後促使國會批准追加 3,100 億美元的資金。

美聯儲的獨立運作也在特朗普的專橫的干涉下讓步。為平衡經濟,美聯儲將沒上限購買國債及其他基礎良好的公司債券。最近,美聯儲鮑威爾 Powell 還公宣計畫向大型公司貸款 5,000 億美元,且無需保證就業,或限制高管薪酬與股東們奬金等  (Stein and Whoriskey, 04/28/2020) 。此外,根據國會稅收聯合委員會 (JCT) 的分析,三月份國會通過的 2.2 萬億美元《冠狀病毒援助,救濟,經濟安全 (CARES) 》法案,其中有關 2020年個人入息稅修改部份,共和黨的設計是把近 82%的收益流向年收入 100 萬美元或以上的人 (將使美國一些最富有的人在 2020年免除近 820 億美元的應納稅額) 。這項變更讓企業主可以通過扣除與業務無關的收入或虧損 (包括購買股票或債券,且不限金額) 來降低其稅收。往年這項目的扣除不能超過 25 萬美元。總體而言,95%的年收入在 20 萬美元以上的納稅人將受益於這次 2020 年的個人稅務變改。而年收入低於 10 萬美元只獲得全部收益的 3%。此外,這次稅改將暫停 2017年稅法中引入的限制。這改變將使大眾納稅人增加稅務共 900 億美元,但全美 43,000 名在 2020年年收入超過 100 萬美元則可省下共703 億美元入息稅的虧欠。 (The Guardian,04/15/2020)  上述措施,明顯地,最大的獲利者是支持特朗普及共和黨的社會權貴, 對入息低微的個人意義不大,也無助於減低失業率或提高消費,故可被視為是一種競選手段為 特朗普拉票。

 ()  企業與員工利益衝突, 失業率猛增

4月30日,勞工部發表的數據顯示,美國過去六周申請失業救濟人數突破30.03 萬,創歷史新高。每週新增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 3 月份最高峰時超過 600 萬人。 2020年 4 月,美國失業率飆升至 14.7%,是大蕭條時代以來最糟糕的記錄。勞工部表示,期間有 2050 萬人突然失業,這大約是美國在2007年至 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的失業的兩倍, 一個月內失去了十年的就業增長。 (Long and Van Dam, 05/08/2020) 。數據分析,第一批失業的人在餐館、購物中心、酒店和其他零售場所工作;第二波失業潮打擊那些本以為自己職業很安全的人︰如在家辦公的員工因企業營業額下滑而被裁員、如律師事務所的工作枯竭、如各地州郡因預算緊縮而解雇、如不是抗疫前線工作的醫務衛生保健人員等 (Morah, Torry and Guiford”04/14/2020) 。財務諮詢網站WalletHub 使用了美國勞工統計局的資料分析,就 2019年 3 月至 2020年 3 月以及 2020年 1 月到 3 月的失業率變化,對 180 個城市進行了審查,發現美國西南部受影響最大。  (USA News, 05/01/2020) 。該網站發現,從 2019年 3 月到 2020年 3 月,西雅圖的失業率增長幅度最大,達到近87%。從 2020年 1 月到 3 月, 佛羅里達州兩個城市邁阿密和海厄利亞,其失業率上升了 100%以上。佛羅里達州、內華達州、科羅拉多州和加利福尼亞州擁有多個城市,都躋身WalletHub 失業率增長的前 20 名。克里夫蘭、芝加哥、鹽湖城和多佛也名列前 20 名。總體而言,約有 3000 萬美國人,佔工人總數的近 20%曾在 2 月份擁有全職工作者都在 4 月份申請失業,不少還是首次尋求政府協助。突然的經濟緊縮迫使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轉向食品銀行求救,要求援助或停止支付房租和其他帳單,有些人可能會失去健康保險,甚至要出賣房屋。人們越來越擔心,部份群眾將從中產階級中消失,年輕人要開始就業或發展事業將更困難,損害可能是永久性的。

在損害個人銀行帳戶的同時,新冠疾情也耗盡了城市的儲備金。根據美國市長會議和全國城市聯盟 4 月份發佈的一項調查結果表示,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十分之九的城市預期預算短缺。人口比較密集,居民在 50,000 到500,000  的城市,更有高達  98%的城市將有預算短缺向題。許多大中城市都出現了巨額預算赤字,若城市延續努力支持受影響的産業,財務缺口將變得更加難以管理。WalletHub 分析的結論是,若沒有聯邦政府的幫助,許多城市可能被迫大幅度削減預算,損害教育,消閒娛樂和其他重要服務。因此,許多州長都在討論何時重啟其管轄地區的經濟。地方政府也在權衡健康風險和經濟損失。人們雖然都渴望能重返工作崗位,但企業在市場部分開放情況下運營也很困難,而父母若重返崗位也會面臨托兒帶來的挑戰。 5 月15日,議長南茜.佩洛西 (Nancy Pelosi) 宣告眾議院投票通過了另一項 3萬億的新冠疾情經濟救濟提案。該法案被稱為《健康和經濟復蘇綜合緊急解決法》 (HEROES)。這法案將擴大援助到各個州,增加失業支援金和稅收減免,改善遭受裁員的家庭津貼,也包括全新的或改進式的經濟刺激計劃。但這法案在參議院相信會遭到質疑,且總統亦表反對立場。 (Cowan and Cornwell, 05/15/2020)

(老弱群體犧牲慘重,顯示社會公平嚴重失衡

5月1日,《今日美國》 在一篇標題為“我們的病人像蒼蠅般一一倒下:美國療養院的已有16,000人死於新冠病疫”報告一個可怕的事實——美國安老院或養老院己有超過16,000名老人及職工因新冠病疫死亡,佔當時全國疫情致死人數四分之一。現時美國擁有大約15,600所聯邦政府管轄下的安老院,和28,900接受資助的療養設施,入住老人達200萬,其中4.85%已死於新冠病疫。根據今日美國初步調查, 全美46州府己有超過 5,700 處養老設施承認院中最少一名老人或員工已確診染上新冠病毒。在美國,安老院不列入醫療機構中,因此各州養老院的註冊登記雜亂無章,沒有統一名冊。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也從沒有要求記錄或追查養老院中的死亡情況,故這次安老院中因新冠病疫死亡的記錄也零亂不全 (Nadolny and Kwiatkowski, 05/01/2020) 。自2月開始,雖然各地媒體不斷透露一些老人院中發現十數或數十具屍體,但因疫情期間不准探望,以防疫情傳播,許多家人至今都不獲告知寄住老人的健康狀況,或已否死亡。不少老人的親屬們紛紛投訴當地養老院的管理者隱瞞、欺騙、失責。但許多任職於這些療養院的職工也對傳媒投訴:養老院普遍缺乏醫務人員、口罩、防護服、消毒手套都嚴重不足,他們每天都在與死亡作戰!基於疫情嚴重,特朗普在4月30日宣告美國聯邦政府緊急狀況管理局(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將為全國的養老設施提供防護器材,但按總統在疫情中的總體表現,許多人懷疑這些都是“口惠實不至”的政治宣傳。最後,國家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中心 (The 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 CMS)  也在4月底要求各地安老院或療養院的管理者必需在設施出現新冠確診病例後12小時內通知全部住院老人及其親屬相關狀況,同時向CDC申報。但令人訝異不安的是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中心CMS 曾在2019年建議修改規定將美國養老院必需聘用感染病預防專員的工作時間從《兼職》修改為《足夠的時間》,這是一個不確定的術語,可讓養老院自行決定應該花費多少時間,多少資源及在什麽情況下進行感染病預防。該規例尚未最終確定,但CMS上周在官網上則捍衛了此提議,稱其目標是減少協調負擔,讓院方按實際需要進行感染病的預防  (Kwiatkowski and Nadolny, 05/04/2020)  。

數據顯示,除老弱群體,黑人及有色種族的居民,也是這次疫情最大的受害者。 他們受新冠病毒感染及死亡人數,遠超其在全美人口的比例。CNN 5 月17日報導  (Holmes and Bohn, 05/17/2020) ,根據美國公共媒體研究實驗室 (The American Public Media Research Lab) 對新冠疫情資料分析 (註:在 80,000 例死亡中,只有 65,000 例具備種族和族裔的區分) ,截至 5 月11日,非裔美國黑人在這次新冠狀病毒危機中受打擊最嚴重,佔新冠病毒致死人數的 27%,遠超他們在全美人口 13%的比例。美國黑人新冠高致死率主要出現在人口密集的城區如芝加哥 (佔死亡人數的 39%) 、密歇根州 (佔死亡人數的 40%) 、伊利諾州 (佔死亡人數的 42%) 和密爾沃基 (佔死亡人數的 81%) 。比較其他族群,佔總人口 62%的美國白人只佔新冠病毒死亡人數的49%;西班牙裔或拉丁美洲人佔總人口的18%,佔死亡人數的 16%;亞裔美國人佔總人口的 5%,死亡人數佔 5%。在接受CNN 採訪時,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長亞歷克斯.阿紮爾 (Alex Azar) 避重就輕的解釋:美國人,特別是部份少數民族,不健康合併症情況嚴重,其中包括肥胖、高血壓、糖尿病等,增加傳染病感染後合併症發的風險。事實顯示,新冠病毒致死率與個別或家庭的經濟條件、工作環境、生活習慣、居所地的人口密度和衛生狀況有直接關連,最常被提及的原因是,黑人的社區一般是美國最貧窮,衛生條件最惡劣。他們是最弱勢的群體。許多人因貧窮而營養不良,缺乏良好教育,故只能執任最基層工作,許多甚至染上不良習慣 (如嗜酒,吸毒等) ,又無法獲得適當醫治,部份己身患疾病且患情相對嚴重,這使他們比其他種族人群更容易受新冠狀病毒感染並迅速身亡 (Business Insider, 04/07/2020) 。

沃爾瑪、聯邦快遞、塔吉特、亞馬遜的部份前線的基層員工 (不少是黑人、有色人種或新移民) 決定在5月1日國際勞動節分別在洛杉磯,紐約和華盛頓舉行罷工,以抗議他們每天在冠狀病疫期中必須面對的不安全工作環境(Sonnemaker,04/29/2020 ) 。組織者說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他們的雇主都為保持業蹟業務開放,卻犧牲了工人的健康和安全考慮,造成他們一些同事感染新冠病毒甚至死亡。組織者說他們以最低工資 (最低時薪為7美元)  從事最操勞的工作,不時加班而補貼不足,且公司沒有採用適當防護措施或提供清潔配備用品。 因此,工人罷工時提出一系列要求,包括:無薪休假的支付,危險工作津貼及感染後帶薪病假,提供保護設備和清潔用品配備,並提高公司對員工受感染人數的資訊透明度。美聯社同日報導13州府超過130所醫院的護士們將會參加街頭抗議,因他們嚴重缺乏防護服並被雇主警告不准聲張,組織者稱受感染致死的護士已超過60人。5月3日,亞馬遜 CEO Jeff Bezos 在 2020 Q1業蹟發報會上稱公司Q1 銷售額達750億美元 (2020 Q1股價上漲了34%) ,但公司准備把Q2預期的40億美元盈利全部用於改善員工防護,合作方和客戶送貨安全保障等。亞馬遜當天的股價立即下調了5% 。

比較亞馬遜遲來的“公關決定”,微軟許多負責任的行動才應受到表揚。 微軟在疾情早期 3 月 6 日便公告,在冠狀病毒爆發期間,即使合同工們 (如飯堂服務,接送小巴司機們) 無需上班或工時減短,公司將繼續按平日工作的 時間向合同工服務人員支付工資 (Shu, 03/05/2020) 。2020 年 4 月 9 日微軟再次宣告將為其全職員工提供三個月的帶薪育兒假,以應對由於新冠病毒爆發而導致的學校長期停課。公司發言人告訴CNN Business,為微軟(Microsoft) 全職工作且身兼幼童父母責任者都可以選擇休假的方式和時間 (無論是三個月的休假還是一周的幾天)。該公司稱該計畫為“疾情嚴重時期十二周帶薪育兒休假”。發言人補充說,這項政策旨在“讓我們的員工在面臨學校長期停課時,擁有更大的靈活性和更多的休息時間。” (Mayer,04/13/2020)

美國貧富懸殊歷來己久,近年來更是如此 。在2019年11月美聯儲報導說,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十年中,高收入群體一般持有高增值的投資資產 (如投資性房産、股票、債券等) ,造就收入最高20%的人群的淨資產增長了78%。在此期間,他們在國家財富中所佔的份額從64%增加到72%。同時期內收入最低的20%的收入者的財富因通脹而減少了30% 。 (USA Facts, 11/14/2019) 在後工業時代,教育程度和對高新科技的熟悉把控更是決定就業及入息的主要因素。美國稅務也特別優惠對待企業家及私產擁有者,提供許多扣稅的便利。奧巴馬執政時代,曾致力推行教育及就業領域的 “多元化” (diversification) 要求,讓更多家境貧寒的黑人及有色人種有機會入讀大學及從事專業工作,但此刻這些措施都不再受到共和黨政府的重視。

 ()  強推解禁,禍福難料

資訊混亂外,美國各州在疾情治理側重點也持續地出現分岐。從經濟立場考慮,特朗普一直鼓吹早日解封。美國傳染病專家福奇 (也是白宮疾情專案組成員之一) 都一直與他唱反調,強調檢測,追蹤及隔離的重要性。白宮的首個目標是在四月中復活節時解封,後因支持不足而作罷。為達到他次而求之5月1日解封的企圖,特朗普便在 4月17日連發推文:“解放密歇根”、“解放明尼蘇達”、“解放佛吉尼亞”,鼓吹這些民主黨執政州府的民眾針對當地政府的居家令等措施抗議示威。據路透社報導,密歇根、明尼蘇達和弗吉尼亞都是今年總統選舉的“搖擺州”,對特朗普尋求連任有著重要影響。這三州州長都是民主黨籍,其中密歇根州州長惠特默更普遍被視為民主黨總統競選人拜登的潛在競選搭檔。4月下旬,密歇根、威斯康辛州、德州等地若干城市相繼出現了數十名至數百名示威者聚集。他們揮舞國旗,抗議該州政府延長居家令,並高喊“開除福奇”、“讓我們工作”的呼籲。有傳媒認為呼應“重啟經濟”訴求,跟“居家令”無關,本質上是一場政治集會,是特朗普利用他的死忠支持者將矛頭指向民主黨的政治行為。特朗普公然支持示威民眾,將矛頭直指向這些州政府。華盛頓州州長英斯利,另一名民主黨人,在 4月19日表示,各州發佈的居家令等防疫措施實際上等同於法律,而他“從來沒有見過美國總統鼓勵人們違反法律”,這樣做“非常危險” 。4 月底,南部共和黨執政的佐治亞州,南卡羅來納州、田納西州、佛羅里達州相繼宣告解封。政治壓力便轉移到其他仍在禁封的州府。不久,各州都被迫公告部份地區/行業的解禁日期及程式。260 個美國大郡宣告 5月15日重新開放。疫情嚴峻的紐約州也將分段解禁,但紐約州長科莫和紐約市市長白思豪則特別警告說,雖然紐約州新增死亡病例等指標出現走低的勢頭,但絶不能放鬆警惕,以防啟動疾情第二波。

特朗普在 4月16日公佈分三個階段的經濟重啟指南,由各州州長視情況決定何時鬆綁居家防疫措施,讓經濟逐步重上軌道。 (Tausche and Breuninger, 04/16/2020)  解封的必需條件為:1) 14 天之內有關流行病疫或冠狀病例的報告出現下降軌跡; 2)   14 天之內新冠確診病例的記錄出現下降軌跡; 3) 全部患者無需危急護理即可治療;並為有風險的醫護人員制定了可靠的檢測計劃,包括新冠抗體測試。5月初解封的各州府無一達到上述要求,也不重視滿足白宮的 “期望”。“分化”及“製造矛盾”是總統特長的政治手段,因此,特朗普一方面鼓動群眾要求在 5 月解封,另一方面卻把解封行動的責任及後果推卸至州政府,雇主乃至個別員工身上。

經濟重啟指南要求各州政府負責檢驗及有效追蹤,還需要“獨立的”、“迅速地”尋求“足夠”防護物資,及改善重症監護病房 (ICU) 的供應。行動上,州政府還需保護關鍵行業工人的健康和安全;保護在高風險設施 (如養老院) 中生活和工作的人員的健康和安全;保護公共交通的員工和使用者;向市 民提供有關社交隔離規則和帶口罩的建議;監控任何反彈或爆發情況並立即採取限制和緩解措施,如返回較早的階段。在辦公地點,員工應繼續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並在感到不適時待在家裡。雇主則應遵循聯邦,州和地方政府發佈的指導方針以及行業最佳實踐,例如溫度檢查,新冠病毒測試和接觸者追蹤,消毒劑的使用於公共和高流量區域,衛生措施及商務旅行的限制等。指南中對聯邦政府應負的責任或必須行動則一字不提。5 月中,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CDC) 才發佈一份長達 60 頁的特別報告《實施再次開放美國的行動框架指南》,其中包括詳細的《行動流程圖》,旨在協助宗教領袖,商業雇主,教育工作者及各州和地方政府準備啟封時有規可循。這份有關經濟重開的詳細行動指南按媒體透露曾被白宮擱置一個多月不准發放 (Valencia and Kelly, 05/19/2020) 。 為樹立權威及延續曝光率,白宮宣佈要成立一個以白宮政要為主的《美國經濟重啟》小組。東海岸和西海岸的州長則宣佈准備協調其經濟開放計劃,並諮詢衛生和經濟發展專家以指導其決策。

5月20日,美國所有 50 個州府都已部分重新開放。但因絕大部份的美國城市都沒有達到政府擬定的安全解封指標,這時候的經濟解禁充滿著許多不確定因素,存在不少疫情惡化的風險。5 月中旬,隨著各州部分業務重新開放,馬里蘭州、德克薩斯州和其他 15 個州都報告了COVID-19 確診病例激增現象,增幅從 10%至 50%不等。馬里蘭州衛生部 (MDH) 表示,5月19日馬里蘭州確診病例日增 1,784 例,創下歷史新高,這發生在該州重新開放經濟僅四天之後。 (Chappell,05/19/2020  )  一項新的民意調查發現,人們對第二波新冠病毒感染的可能性強烈擔憂。直接影響美國人對重新開放公共場所的廣泛反對。 (Beaumont and Fingerhut,05/20/2020) 不少工廠仍然關閉,零售商/飯店延遲啟業,更多的民眾選擇留守觀望,自動遵守“居家令”及保持社交隔離。各州市的政府官員都謹慎把關,預防群眾活動帶來集 體感染的事件出現。

科學家們正在想方設法,防止在解禁實施後新冠病毒感染指數迅速增長:他們都專注於禁止超級傳播活動,如 2月25日在新奧爾良舉辦的狂歡節 (Mardi Gras Day) ,那裡有數百萬的當地人和遊客聚集在一起慶祝,活動結束後各自回家郤造成全美國成千上萬的 COVID 19 感染 (Pancevski,05/22/2020) 鑒於CDC 曾警告 35%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是無症狀的,因此更多衛生專家堅持帶口罩,勤洗手及社交距離才是防止感染的最佳方法 (Azad,05/22/2020)

佛羅里達海灘重開只一天便被迫再行封禁。 5月9日星期六,成千上萬以遊客為主的人群踴入了佛羅里達州那不勒斯市 (Naples) 一個重新開放的海灘,人數相信接近或超過七月四日帶來 40,000 名遊客。因擔憂新冠病毒跨地傳播的危機,當地議員加里.普里斯 (Gary Price) 要求關閉海灘,原因是朋友在星期六向他發了一張日光浴者擠滿海灘的照片。查證時從停泊的汽車來看,他認為許多日光浴者都是城市中擁擠人群週末前來的外地人。普裡斯說那不勒斯的居民對海灘禁閉措施持積極支持態度。因此,經理查理斯.查普曼 (Charles Chapman) 發佈緊急命令,從周日淩晨 12:01 起關閉海灘,直至另行通知。 (Woods,05/11/2020)

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加文.紐瑟姆 (Gavin Newsom) 希望在該州的啟封是以地區性漸進式的實行以避免城鄉互動帶來跨區感染。該州在 5月13日已批准了對北加州 17 個主要農村郡的重新開放計劃。在Newsom 的四階段開放計劃第二階段中,他們可能比加州其他地區更快地重啟業務。批准的依據是各郡申明他們在過去兩周內沒有病毒死亡案例且確診病例甚少,並且滿足其他州立規例如對新冠測試和醫院能否應對可能感染激增的能力等要求(Ronayne and Taxin,05/13/2020)

要重開紐約市這座地球上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城市,道路將會非常艱難,因素包括這城市的人口密度,及其成熟的公共交通和旅遊業,都使恢復正常狀態變得複雜  (Goodman and Rothfeld,05/10/2020)  。5月19日,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 (Andrew Cuomo) 表示,該州的新冠致死病例速度已減緩至新冠疫情早期時的水準。 5月18日的死亡人數為 105 例,與 3月26日的記錄相似。 (在 3 月和 4 月初該州爆發的高峰期,紐約州每天有近 800 人死亡) 。除了死亡率減少,新感染率和與 COVID 19 相關的每日住院治療次數繼續下降。紐約正在分階段重新開放該州的區域。六個地區︰手指湖、南部地區、莫霍克族、紐約中部、北縣和紐約西部已達到第一階段重新開放的標準,這些區域的零售店可以提供路邊或店內取貨;生產和建築工作可以恢復。首都地區,環繞州首府奧爾巴尼(Albany) ,為準備於 5月20日開放,州政府已聘請了 430 個接觸追蹤員且進行了培訓,以追蹤新感染者的群眾接觸  (Kim and Feuer, 05/19/2020)

在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的聽證會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健康安全中心的資深學者凱特琳.里弗斯博士警告過早重開的風險︰在整個四月份,美國各醫院每天都要面對保持穩定的 25,000 至 30,000 新增確診病例,還有每天大約2000 例因新冠病毒而亡的死者。准備不足的啟封將會延續甚至增加這些記錄 (Basu, 05/07/2020)  。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西博士  (Anthony Fauci) 回答參議院聽証會查詢時,也堅稱過早解除封鎖極可能引發新的疾病爆發,況且該疾病已經殺死了超過9 萬名美國人,並摧毀了經濟。 (Reuters, 05/12/2020) 。 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還警告說,今年秋冬時,因與流感同時出現,第二次冠狀病毒浪潮可能會“更難應付” ( Cummings,4/22/2020)

結語

一種服務權貴的政治文化;一個短視偏見、盲目自大、用人唯親唯忠的國家領袖;一群沒有職業道德唯命事從的白宮高官,面對一場影響全人類巨大災難時,優先考慮得失、權衡利害。為達一己目標,不惜本末倒置,漠視群眾安危。為轉移視聽,甚至採用不道德的政治手段,是非顛倒,把自身的責任推卸他人,或利用權勢強硬推行於己有利的政策。2020 年上半年,美國白宮在應對新冠危機時,便採取上述不負責任的態度,結果造成資訊混亂,監管乏力,疫情擴散迅速失控;加上協調不足,防護資源嚴重短缺,傷亡人數異常巨大,且極可能延長惡疾的治理時間,妨礙經濟長久的良性復甦。因此, 不論今年年末特朗普能否勝選再入主白宮,他在這次危亂中所表現出的自私和無能,將永遠成為美國政治史上黑暗及蒙羞的一頁。

References

Ahn, Michael “How South Korea Flattened the Coronavirus Curve with Technology”, The Conversation, 4/21/2020

Armour, Stephanie “HHS Vaccine Expert details complain in House

Testimon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05/26/2020

Azad, Arman “CDC says 35% of coronavirus infections are asymptomatic“ CNN, 05/22/2020

Baidu.com on 武漢方艙醫院

Basu, Mihika “US risks coronavirus rebound with 2000deaths daily as no state meets safety criteria for reopening: Experts”,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Newsbreak, 05/07/2020

Beaumont, Thomas and Fingerhut, Hannah “AP-NORC poll: Americans

Harbor Strong Fear of New Infections”, Associated Press, 05/20/2020

Brittain, Amy, Stanley-Becker Isaac, and Miroff, Nick ”White House’s Pandemic Relief Effort Project Airbridge is Swathed in Secrecy and Exaggerations”, The Washington Post, 05/08/2020

Bump,Philip and Parker, Ashley “13 hours of Trump: The President Fills Briefings with Attacks and Boasts, but Little Empathy”, The Washington Post, 04/26/2020

Chappell, Bill “Maryland Reports Largest Rise Yet In Coronavirus Cases 4 Days After Reopening”, The Baltimore Sun, 05/19/2020

Cowan, Richard and Cornwell, Susan  “U.S. House passes $3 trillion coronavirus aid bill opposed by Trump”, Reuters, 05/15/2020

Cummings, William “CDC Director Redfield Warns Second Coronavirus Wave Could be ‘More Difficult,’ Hit Same Time as Flu”, USA TODAY, 4/22/2020

Feuer, William, Higgins-Dunn, Noah and Lovelace Jr., Berkeley “Europe is now the ‘Epicenter’ of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WHO says“, 03/13/ 2020

Feuer,William “Parts of Asia that Relaxed Restrictions without a Resurgence in Coronavirus Cases did These Three Things”,CNBC News, 05/07/2020,

Gettleman, Jeffrey and Raj,Suhasini  “Powered by Fear, Indians Embrace Coronavirus Lockdown”, New York Times, 04/19/2020

Gittleson, Ben “After Kushner says “It’s our Stockpile, HHS Website Changed to Echo his Comments on Federal Crisis Role”, ABC News , 04/03/2020)

Goodman, J.David  and Rothfeld, Michael “Why the Path to Reopening New York City Will Be So Difficult”,The New York Times, 05/10/2020

Grierson, Jamie “UK Government under Fire after ‘Big Influx’ of Covid-19 cases from Europe Revealed”, The Guardian, 5 May 2020

The Guardian,“Millionaires to Reap 80% of Benefit from Tax Change in US Coronavirus Stimulus”, 04/15/2020

Holmes, Kristen and Bohn, Kevin “Azar Lays Part of Blame for COVID-19 Death Toll on State of Americans’ Health”, CNN, 05/17/2020

Kim,Jasmine and Feuer,William “New York’s Coronavirus Outbreak is Back to Where it Started, Gov. Andrew Cuomo says”,CNBC News, 05/19/2020

Kirkland Reporter,“King County Releases Breakdown Data of COVID-19 Cases, Deaths”, 03/25/2020

Kwiatkowskiand, Marisa and Nadolny, Tricia L. “It makes no sense: Feds Consider Relaxing Infection Control in U.S. Nursing Homes”, USA Today,05/04/2020

Long, Heather and Van Dam, Andrew “U.S. Unemployment Rate Soars to 14.7 percent, the Worst Since the Depression Era” The Washington Post, 05/08/2020

Manskar, Noah “GM to Make 30,000 Ventilators to Help US Fight Coronavirus Pandemic” New York Post, 04/08/2020

Mayer,Kathryn “Microsoft Offers 12 weeks of Paid Parental Leave due to Pandemic”, HR Executive, 04/13/2020

Moon, Sarah “A Seemingly Healthy Woman’s Sudden Death is now the First Known US Coronavirus-related Fatality”CNN, Posted 04/23/2020. First reported on LA Times on 04/22/2020

Morah, Eric, Torry, Harriet and Guiford, Gwynn “A Second Round of Coronavirus Layoffs has Begun. No one is Safe”,The Wall Street Journal, 04/15/2020

Nadolny, Tricia and Kwiatkowski, Marisa “Our Patients are Dropping like Flies:16,000 Dead from COVID-19 in U.S. Nursing Homes”, USA Today, 05/01/2020

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 of PR China,“Historical information on the COVID-19 pandemic 疫情通報 in Mainland China”

NBC News,“Coronavirus Expert, Dr. Fauci, Testifies Before House”, 03/04/2020

Reuters “Fauci Warns of Reopening Too Soon”05/12/2020

Rich,Motoko “Why Asia’s New Wave of Virus Cases Should Worry the World”, New York Times,03/31/2020

Ronayne, Kathleen and Taxin, Amy “Newsom: As California Reopens, Best to Stay Close to Home” The Associated Press,05/13/2020

Shu, Catherine “Microsoft Will Pay Hourly Workers Regular Wages even if Their Hours are Reduced because of COVID-19 Concerns”, 03/05/2020

Sills, Ben and Bloomberg “How European Countries Plan to Reopen their Economies from the Coronavirus Lockdown”, Fortune, 04/14/2020

Silver-Greenberg, Jessica,  Enrich, David,  Drucker, Jesse and Cowley, Stacy  “Large, Troubled Companies got Bailout Money in Small Business Loan Program”, The New York Times, 04/26/2020

Smith, David “Top Vaccine Expert says He was fired for Resisting Trump on Hydroxychloroquine”, The Guardian, 04/22/2020

Sonnemaker, Tyler “An Unprecedented Coalition of Workers Planning to Strike over Pandemic Working Conditions”, Business Insider, 04/29/2020

Stein, Jeff and Whoriskey,Peter “The US Plans to Lend $500 billion to Large Companies. It Won’t Require Them to Preserve Jobs or Limit Executive Pay”, The Washington Post, 04/28/2020

Tausche Kayla and Breuninger, Kevin “Trump Issues Guidelines to Open up Parts of US where Coronavirus Cases are in Decline, Testing Ramped Up”, CNBC News, 04/16/2020

Thompson, Derek”What is Behind South Korea’s COVID-19

Exceptionalism”, The Atlantic, 05/06/2020

USA Facts “Wealth in America: Inequality persists in household wealth” 11/14/2019

Valencia, Nick and Kelly, Caroline “CDC Releases Detailed Guidance on Reopening that Had Previously been Shelved by White House”, CNN, 05/19/2020)

Vincent,Isabel“CDC Official Says US reacted Too Slowly to Curb

Coronavirus”, New York Post, 05/02/2020

Wayland, Michael “Ford. GE Plan to Produce 50,000 Ventilators in

100 days”, CNBC News, 03/30/2020

Wikipedia, “COVID-19 pandemic in Asia”, 05/24/2020

Woods, Amanda “It looked like the Fourth of July: Florida beach reopens for a day” New York Post. 05/11/202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