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酒制度

余榮讓

衛生局已為《預防和控制未成年人飲酒制度》開展諮詢工作,控制措施的嚴或寛,會在相當程度影響酒類飲品的銷售。而吸煙與飲酒於習慣上有別,不可隨便照抄控煙的一些做法。舉例說,每一成年人也許不是煙民,但有機會在喜慶歡愉或祭祀場合飲酒。不見持煙相對的社交形式,卻有舉杯輕碰的禮儀。粵劇《帝女花》香夭的歌詞,也聽到「碰杯共到夜台上」的佳句。神父在彌撒中舉起的金杯,盛載的葡萄酒象徵天主聖子耶穌為救贖世人所流的血。古今中外的重要典禮,香煙沒有地位,酒的角色必不可少。在歷史上,毛澤東與尼克遜碰杯的一刻,酒起了莫大的化學作用,慢咽輕嘗,是對茅台名釀最突出的推廣。此後歷任中美元首,以至習近平與特朗普,先禮未兵,多番舉杯祝酒,全屬世界級上品,配以佳餚,是外交至高境界。可以說,煙與酒難以相比,正負面大為不同。

吸煙危害健康,是香港控煙初期名句,後來升級至形容為可以致命。最近逝世的藝人譚炳文,曾為拍控煙廣告的國際紅星尤伯連納配音,片中現身說法勸人不要吸煙。除了危害健康以至奪命,吸煙還有可能引發火警,澳門一次電單車串燒事故,就是有人亂拋煙蒂肇禍。而飲酒會使人亂性,亦可大可小。常見的是在公眾場合藉幾分酒意因瑣事發生衝突,弄出人命。醉駕則累己累人,半夜三更釀成車禍,引致傷亡,闖入枉死城。

正如制度的名稱,是預防和控制,必定以預防為先,包括宣傳與教育,使人們認識,飲了哪個度數及酒量,對一般人的身體形成甚麼作用?在控制方面,特別要保護未成年人士免於酗酒,不可售賣及供應某一度數以上酒類予指定年齡者。許多人反對寓控於徵,即是以加稅去減少銷量,這會打擊零售業及飲食業。有錢人家飲得起數以萬元計的酒,若要帶醉飆車並非因多花費便卻步,是個人品行的問題,要多在深宵截查檢測。平民百姓要捱貴啤酒的話,吃個鴨頭都淡然無味。基層工人如苦力及雜役,一罐價廉物美的祖國啤酒,就等同大力菜一般,幫助他們咬緊牙根克服生活困難。控酒有道,萬勿趕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