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言︰立工會法

余榮讓

立法會日前一般性討論及表決兩位直選議員高天賜與蘇嘉豪的《工會團體基本權利法》提案,獲七票贊成、廿三票反對、兩票棄權而否決。政府已把《工會法》諮詢文本交給社會協調常設委員會,故贊成提案的議員僅佔少數,是可以想像的。自從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以來,這是第十二次對《工會法》提案的否決。宋碧琪議員表示,投反對票不等於反對立法,而由政府主導較恰當。這說法正確,勞工界議員也可能投反對或棄權票,是在立法會對法案文本的取向。可以說,有必要立工會法,但不一定滿意提案的行文。現在有若需要購置醫療儀器,必須選擇好的,切勿隨便,到察覺不適合才換,費時失事。

月初,經濟財政司司長辦公室透露,特區政府已完成草擬工會法諮詢文本,並表示,由於制定工會法屬勞動範疇的一項重大政策,與勞資雙方的權益息息相關,因此把諮詢文本送交社會協調常設委員會討論,充分聽取勞資委員意見,再適時公開諮詢。一直以來,資方常稱毋須急於立法。可是,這方面存在空白實在說不通。立法仍是有必要的,即使不緊迫,也不要拖拖拉拉。而藉法律不健全,到底得到多少好處?假如是一面倒的話,更應立法堵塞漏洞。正如委員會的名字,協調十分重要,對勞資均有標準可依循。再說,雙方是合作夥伴,卻從不是敵人。工會法要定出對代表性的規定,這在商議以至談判時有很大作用。

相信博彩從業員會較關注工會法的諮詢及立法,未來賭牌即將重投,說不定會出現一些勞資分歧及矛盾。倘若《工會法》尚未通過,要談或協調利益,怎麼才可代表某間博企員工維權?又會否演變到,一間娛樂場會有一個或以上的工會,某個專責爭取利益。至於培訓、康樂及保健,則可能由不同社團處理,當中工會的性質或會削弱,定性便有差別。參考其他地方例如兩岸的工會法時,須注意社會制度存在差異,不一定合用。有些工種也不宜有工會,但可組織俱樂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