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計署批澳中致遠難保公帑妥善運用

澳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是一間享有政策、資金、公司制度上種種優勢的公共資本企業,截至2020年12月31日,該公司獲得6次增資後的資本額為92.85億澳門元,而用作投資的總額為89.64億澳門元,其中橫琴產業園項目佔80.74億澳門元,中山項目金額8.9億澳門元。審計署在2020年12月發佈的《澳門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的管理》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揭示產業園項目在管理與決策上的顯著問題。為進一步探討特區政府在鄰近地區投入大量資金的投資實況,隨即對澳投公司的中山項目開展審計,並完成《澳門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的管理》(二)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結果發現澳投公司的子公司澳中致遠公司在作出重大投資決策時未有妥善做好前期研究工作,忽視潛在風險。

審計報告指出,澳中致遠公司為打造粵澳青年創新創業基地、澳中致遠公司中山總部、兩岸四地青年創業培訓交流中心、葡語國家商品集散地、澳門特色產品中心等目標,即使確實知悉欠缺房產證,仍然在2016年10月建議購入火炬國際會議中心。其後又在未就該中心營運使用及法律後果等進行盡職調查的情況下,制定「先租後買」策略,於2018年7月與業主方正式就會議中心簽訂18年租賃合同(包含免租期一年),租用整座4層高的會議中心。因該中心始終欠缺房產證,澳中致遠公司未有按原計劃使用第一至三層開展業務,改為只裝修會議中心第一層試營運,但這一層空間在完成裝修後一直無法辦理消防許可及驗收手續。在這情況下,保險公司可基於欠缺消防驗收而對火警等相關事故拒絕賠償,若發生相關類別的嚴重事故,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或需依法承擔刑事責任。

報告又披露澳中致遠公司在上述一系列工作目標以外,尚有參與特殊金融業務,於2017年出資1,800萬澳門元,為為一家金融機構的股東,佔15%股權,其業務包括內地企業的海外資產及澳門中小企業發債提供交易平台。在作出這項投重大決策前,澳中致遠公司並未對自身條件與外在情況作充分而全面的分析,對這類在澳門屬於全新嘗試的業務也沒有執行透徹的盡職審查,管理層在提出建議時亦未能向董事會明確說明項目的優缺點、風險、先決條件等影響決策的關鍵因素。該項目在運作1年後,因虧損接近資本的一半,以及未來幾年還需要注入資金才可確保持續運作而提出增資。根據澳中致遠公司在2019年10月的建議,考慮到澳門金融監管的要求、機構營運現狀及困難,由大部份股東按比例進行增資,以澳中致遠的持股計算,需要再投入3,000萬澳門元。2020年8月,澳投公司通知澳中致遠可用其公司結餘對項目進行增資。

基於本澳現行法例沒有針對金融資產交易訂定專門且完整的監管機制,特區政府現時在此領域上只規範相關機構的身份及營運。然而,金融基礎設施中最關鍵的法例配套是欠缺的,尤其現時不具備規範交易所或金融資產平台方面的法規。在欠缺健全監管的情況下,相關機構有必要謹慎行事,致力減低出現虧損的風險。此外,澳中致遠公司本來專責澳門與中山區域合作,卻參與創建涉及特殊金融業務,在實務上並不適宜。

審計署透過綜合評論表示,澳中致遠公司在未理順房產證問題的情況下,仍然決定簽署相關框架協議,並安排政府領導為簽署儀式站台見證,但熱鬧過後,風險依然存在,隨後的跟進工作又成效不彰,錯失了及時糾正或從長計議的最佳時機。必須注意的是,澳中致遠公司的主要目標是兩地青年創新創業基地、澳門中山與葡語系產品產業及企業等等,而非取得特定的物業或地段。在管理企業時一旦混淆目標,很容易會本末倒置,甚至因為深陷其中而產生盲點,這是在執行政策時需要特別警惕的情形。澳中致遠公司作為專職落實具體政策的企業,應該做好商談接洽、研究調查、制定方案選項、分析建議、作出決策、監督協調等工作,為特區政府的投資爭取最符合經濟效益的方案,不應令項目長期處於保障不足的狀態。

按澳投公司所强調,推進經濟適度多元化探索特色及金融發展,一直是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意願。正因為責任重大,意義深遠,澳投公司更應該在事前妥善統籌,確保有把握取得所需成效下才啓動而非輕率地志在參與。事前分析調研並非形式化的程序,而是有著實際且關鍵的把關功能,這種把關功能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企業管理層自身的專業知識,難以單獨依賴委托第三者進行盡職調查而可達成。審計結果反映企業管理層在決定重大投資時有欠審慎,難以保障特區所投入的公帑妥善運用。

審計報告強調公共資本企業的地位重要、作用關鍵、靈活性強,是特區政府在不同領域謀求發展的重要依靠力量。為了達成當初各自被賦予的任務,公共資本企業的管理制度更有必要不斷自我完善和發展,要理順作出重大決策時的權責關係,優化公共資本企業的佈局結構,提高監管效率,防止資本浪費或流失,嚴格執行問責,實現企業健康發展,令特區政府出資經營的事業與資產達到保值增值的預期效果。

行政長官回應關於審計署公佈《澳門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的管理》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強調特區政府十分重視公共資產投資所存在的問題,因此,其上任後成立了公共資產監督規劃辦公室,重新整頓並改正存在的問題,監管好公帑的使用。今年重點處理了部分公共機構及基金會的撤銷或合併,未來將歸口管理相關基金,有關法律已提交立法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