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教育拉動社會經濟

譚學文   澳門持續教育協會顧問 前言 持續教育 (Further Education 簡稱 FE)是英國和愛爾蘭的一種非高等教育的教育模式,有些國家如美國、加拿大、中國等又稱之為繼續教育(Continuing Education),其性質大致相同。 持續教育課程是為學員提供一系列相對非純學術性的知識傳授及技能輸送而設計,所以其本質是較專上課程時間短,應用性强,不需强制性達到某一知識水平才可參與(須具認可資格和考核的課程除外)。這樣,才能做到有教無類,全民參與,讓社會邁向適度多元發展。 持續教育與經濟 從過往歷史的觀察,當經濟繁榮的時候,人們往往對教育的重視程度不大。當人人有工作、温飽無憂的時候,除了那些較為上進和有危機感的人希望進修能增加往上流機會和有備無患外,誰願意多花時間去學習額外知識呢?當然,也有部份參加持續教育的學員也會為自身興趣而報名参加課程的。 但當經濟下滑的時候,持續教育便能發揮其獨特角色——提供五花八門的各類課程。在短時間內能協助學員們學得行業知識,例如︰插花,剪髮,調酒,煮咖啡等等,在專業課程導師的指導下,為那些因經濟不景而遭解僱的一眾彷徨待業者提供新的出路。雖然有些人會駁斥筆者:政府勞工局也在提供相關服務,但誰能說服筆者,哪個政府能在短期內提供廣泛而且包羅萬有的課程呢?這是現實,不是口號,祇有持續教育機構才能符合要求!不是十間八間機構能做到,是幾百間合力才可補救這缺口。 最佳機遇 無論政策還是教育的推行,本身都有一個過程。多年前政府已有先見之明,率先推動持續教育計劃。過去幾年,已醞釀和有孕育出一個雛型,為整個計劃打好基礎,期間面對一些艱難和違規的行為,有認知不足的,有個别鑽空子的,正常不過,祇要不斷修正和加強懲罰,便可達致更理想效果。   經過多年的努力,第四期計劃是成熟期,收成期,亦碰着疫情和經濟停擺,不就是體現政府的智慧大力推動持續教育計劃的機會嗎?不就是讓廣大市民領悟政府「穩經濟,保就業」的良好契機嗎? 三方共赢 陽光政府的智慧,從來不是通過無限無盡的金錢津貼去穩定人心,這只不過是一個短期的一次性解困措施。 筆者提出由政府牽頭補助不同的企業,與持續教育機構探討出能協助企業增值和提供營利的課程。有政府作為後盾和監管,持續教育機構提供導師和場所資源,市民参與學習和提升受僱機會——三赢局面——也是结合各方力量把持續教育推向2.0更上一層樓的台階。 總結 在知識經濟時代,「知識製造財富」不再是個口號。人人都在追求知識,大大小小的持續教育機構正在協助政府和社會去提供這樣的機會,為整個社會經濟動力出一分力、拉動經濟。把握時機急不容缓,政府肯牽頭,機構願配合,市民樂參與,共渡時艱,澳門之福也。 Continue reading 持續教育拉動社會經濟

來論︰香港律政司依法行事

甘度

在香港,壹傳媒黎智英、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民主黨前主席楊森於一個多月內,再次被拘控,可謂官司纏身。三人涉嫌參與去年八月卅一日灣仔至中環區非法集結案,而黎智英前年涉嫌刑事恐嚇《東方日報》記者。三人被起訴的案件將在五月五日在東區法院提堂,他們的手機已被警方收起作為證物。他們分別獲准以一千至五千元保釋,黎智英的保釋金為五千元。

Continue reading “來論︰香港律政司依法行事”

來論︰黎智英被捕的想像

路谷

香港警方港島總區重案組積極調查去年「八三一」反修例非法遊行案,今年二月廿八日兵分三路,上門拘捕《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及民主黨前主席楊森,三人均被控「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當中黎智英更涉嫌於一七年恐嚇一名任職報社記者,並被控「刑事恐嚇」罪。三人獲准保釋,今年五月五日在東區法院應訊。港島總區刑事總部署理高級警司黃東光強調,警方完成調查便進行拘捕行動,沒有政治考慮。

Continue reading “來論︰黎智英被捕的想像”

來論︰遊子終得歸,祖國永相隨——紀念澳門回歸二十周年

潘林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我離開你太久了,母親······」,一首《七子之歌》,寄託了澳門這個遊子渴望回歸的迫切願望。1999年12月20日零時,伴隨著那一聲「母親,我回來了」,澳門終於回歸到中國的懷抱。

Continue reading “來論︰遊子終得歸,祖國永相隨——紀念澳門回歸二十周年”

來論︰普選就能真正實現民主嗎?

晨鐘

八月廿五日,賀一誠先生高票當選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候任人。投票產生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是由具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組成。我們也注意到,最近,有團體大力在澳門推銷「普選」的概念,甚至搞出個不倫不類的「民間普選投票」鬧劇。有些市民也覺得,基本法規定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辦法,與西方國家現行民主政制有較大差距。筆者認為,西方的民主普選制度有其成功的一面,也有弊端,簡單地移植外國那套東西,失敗的例子還真不少。

Continue reading “來論︰普選就能真正實現民主嗎?”

來論︰豈能讓東方之珠蒙污

晨鐘

香港回歸日與中國共産黨的生日是同一天: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是香港回歸祖國的日子,這天也是中國共産黨誕生七十六周年的日子。二十年來,香港繼續繁榮穩定,東方之珠依然璀璨奪目。這樣,大家就不難明白,爲何在舉國同慶的日子裏,有少數人躲在陰暗的角落哭泣與咒駡。

Continue reading “來論︰豈能讓東方之珠蒙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