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遊子終得歸,祖國永相隨——紀念澳門回歸二十周年

潘林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我離開你太久了,母親······」,一首《七子之歌》,寄託了澳門這個遊子渴望回歸的迫切願望。1999年12月20日零時,伴隨著那一聲「母親,我回來了」,澳門終於回歸到中國的懷抱。

Continue reading “來論︰遊子終得歸,祖國永相隨——紀念澳門回歸二十周年”

來論︰普選就能真正實現民主嗎?

晨鐘

八月廿五日,賀一誠先生高票當選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候任人。投票產生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是由具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組成。我們也注意到,最近,有團體大力在澳門推銷「普選」的概念,甚至搞出個不倫不類的「民間普選投票」鬧劇。有些市民也覺得,基本法規定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辦法,與西方國家現行民主政制有較大差距。筆者認為,西方的民主普選制度有其成功的一面,也有弊端,簡單地移植外國那套東西,失敗的例子還真不少。

Continue reading “來論︰普選就能真正實現民主嗎?”

來論︰豈能讓東方之珠蒙污

晨鐘

香港回歸日與中國共産黨的生日是同一天: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是香港回歸祖國的日子,這天也是中國共産黨誕生七十六周年的日子。二十年來,香港繼續繁榮穩定,東方之珠依然璀璨奪目。這樣,大家就不難明白,爲何在舉國同慶的日子裏,有少數人躲在陰暗的角落哭泣與咒駡。

Continue reading “來論︰豈能讓東方之珠蒙污”

來論︰善用交通符號,釋放更多電單車泊位

交通符號的安排,筆者明白是交通部門一項非常專業、非常權威的工作。其關係到交通安全、交通暢順、消防安全、城市市容、行人需求、商業運作等等方面。對於交局在地小人多車多的環境下,想方設法把交通工作做好,全澳市民一直寄予厚望。

Continue reading “來論︰善用交通符號,釋放更多電單車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