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鳥以寄情 寧靜以致遠 —— 李金祥工筆畫師生展

李金祥工筆書畫師生展於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六時半假萬豪軒酒家一樓萬豪藝廊舉行開幕禮,展期為十一月十四至二十日,展出老師作品卅三幅,學生作品廿一幅,合共五十四幅,今次展覽的作品特色是全部均是工筆畫。突顯了工筆畫應有的細緻,絲絲入扣,反覆渲染,經不起大意。

 

李金祥,男,澳門居民,澳門美協會員,中國工筆畫協會會員,頤園書畫會會員,業餘藝苑理事,華澳持續教育工筆畫導師,珠海鉑鈺培訓中心工筆畫導師,中國人民大學美術高研班結業。二零零八澳門文化局舉辦視覺藝術聯展,作品《春韻》《秋實》入選。二零一七年作品《芙蓉鯉魚圖》入選閩港澳臺職工書畫聯展。二零一八澳門文化局舉辦雙聯展作品《清氣滿乾坤》入選,《紫氣東來》佳作獎。全國第十三屆美展,作品《十里綠簾花捧天》入選。二零一九年作品《牡丹錦雞圖》入選珠海,中山,澳門書畫聯展。二零二零年澳門國際荷花書畫作品展,《荷韻》入選。

 

李金祥的成長之路是獨特的,繪畫藝術之於他,在二十年前,是心靈深處無意間打開的一扇窗,是飄泊靈魂路過偶然發現的一個全新世界。很難描述這種對於繪畫藝術的摯愛,是如何播種、發芽和滋長的。今天,通過他各時期的畫,一窺其藝術追求,脈絡也漸漸清晰:初時以交錯重疊繁複之筆,寫乾淨、清亮之意,抒發胸中塊壘;中段創意迭起,思想突破傳統,每有色塊反差鋒銳構圖恢弘氣勢;今時則以寧靜而致遠,合自然與人文和諧之美,借悠久華夏綿遠古韻,賦靜花動鳥無限生機。畫中靜物野趣相得益彰,淡彩清墨意蘊悠長。

觀花鳥蟲魚,寫自然生趣。李金祥的畫,一直都有花鳥蟲魚的身影。畫卷中每有花繁似錦,鳥飛靈動,魚遊清池。展開畫卷,一時間花香鳥語,撲面而來,盡展各自天然之姿,卻無爭寵逐豔之貌。畫中韻味與中國傳統之「緣物寄情、寓意於景」一脈相承。李金祥以詳寫細描花鳥蟲魚為重心的這一階段,時間跨度較長,作品規制較多,也是繪畫技法不斷探索臻於完善的階段。早期代表作有《春韻》、《秋實》等。

 

百鳥戀千花,乾坤萬象新。傳統的工筆花鳥畫講究構圖與意境,李金祥的花鳥畫自然也不例外。但處於海納百川潮起潮湧的大時代,在相容並蓄的基礎上,不斷推陳出新,解構傳統結構,從全新視角描繪遠近景物,無疑是李金祥中段畫作的不懈追求。這一時期的畫作,花與鳥仍是他畫中一以貫之的主角,但畫面更為注重線段筆墨之間的「氣接」,畫中視角和構圖多變。花團千姿百態,飛鳥啼轉千回,觀畫如臨其境,仿佛置身仰止高山,雲遮霧繞,氣象萬千。畫作除了空靈自然的意境,還有恢弘磅礴的氣勢,給人視覺上更多的衝擊力和感受力。很難想見溫婉的花鳥畫,能夠跟「氣象萬千」和「磅礴氣勢」等辭彙聯繫起來,但這就是李金祥這一階段作品的最大特點。這一時期出現了許多優秀的作品,如《清氣滿乾坤》,《紫氣東來》等等,最為耀眼的是全國第十三屆美展作品入選作品《十里綠簾花捧天》。

 

尚萬物和諧,崇人文之美。今時今日的李金祥,依然沉浸於繪畫藝術的天地,在傳授繪畫技法之餘,筆下的百鳥萬花,更為多姿多彩,生趣盎然。一個悄然的變化是,畫面中多了些許人文物事,如古建築局部,或為石凳石柱,或為屋簷瓦角,或為古厝樓閣,如《百年好合》、《南風撫蔥蘢》、《夢回故園》等作品,花鳥與這些古韻建築局部,如同片段截取般共處於一隅,一邊是四季更迭的春暖花開,一邊是百載默佇的滄桑古厝。相較於中國山水畫中山嶽的亙古巋然,這些畫作更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韻味,只不過南山在畫外。「東籬采菊」顯然更生動詮釋了中國文化寧靜以致遠的意蘊。

 

技法百煉成,畫心行路難。從早期的素描作品,到初期的工筆習作,從中段講究立體透視、光線明暗變化的運用,到今天的工筆兼寫意的收放自如。今時今日,李金祥對於工筆劃筆墨紙之間的關係,已經了然於胸。線條勾畫,色塊堆砌,反復層染,貌似簡單明瞭,但這樣的技法探索過程,期間卻包含曲折心路甚至靈魂的苦痛。古語有雲,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然而工筆劃中的利器,絕非只要擁有高質量的筆、墨彩、紙即可,而是要對筆、墨、彩、紙張、手法和時間之間的關係瞭若指掌。換言之,畫家需要深諳運筆手法,熟悉墨染紙上的後續變化,知曉眼下所畫非即刻得見,懂得筆墨紙的當下結合,一段時間後才會呈現色彩,再過一段時間色彩還會變化。色彩是否果如心中所想,畫面構圖是否就是己只所欲,技法非常重要。具體到一幅作品,往往因為未把握好濃墨淡彩,心血毀於一旦。雖畫作尚可觀之,但對於作品,心中的疏離感卻有了。為讓作品呈現心中所懷所感,無憾面世,日復一日,染後又染,屢敗屢作,方得始終。期間辛苦,誰可知曉?!面對缺憾作品,要與內心自洽,心中的陰影,需要堅決抹去。惟有如此,方可再展空白紙卷,動筆抒發心中畫境。藝術追求道路之艱難,於此可見一斑。

 

澳門無疑具有繪畫藝術土壤,李金祥於斯地的成長,雖然與其個人的堅持固守,與其持續不懈的藝術追求緊密相關,但也與之生活、工作環境和本地藝術氛圍分不開,更與澳門工會、畫協的長期扶持分不開。藝術追求是永無止境的,他依然在學習和成長之中。他的畫作所呈現的,正是內心所追求的,花鳥寄情,寧靜致遠。要問他的志向,應該是希望帶出一幫熱愛中國工筆劃藝術的小眾,繼承發展創新,影響大眾,讓這成熟於唐宋興盛於明清的璀璨中國藝術瑰寶,也在澳門世代傳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